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柯狗/狗柯无差 Evolution 2



我发现这大概是我最慢热的一篇同人文了……抱歉久等qwq


________________




III 关于自然语言


不得不说,对于一个没事儿跟泡面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的青年棋手来说,某AI的出现所带来的惊喜应当是大于惊吓的。柯洁看着早先立的“再也不跟AI下棋“的flag,微笑着说。


好在这台手机不能跑不动全部的Alphago,否则要让柯洁与之再一下下三小时,柯洁自问还没有做好足够的心理建设。


输掉的三局棋果然还是埋下太深的痛苦。拿了人间的十连胜很开心,但一想起Alphago的三局棋,又难过地手足无措。


结果罪魁祸首现在居然住进家里,自己还没有拔电源,还跟它下棋,还下不过它。今天的柯洁打赢Alphago了吗?没有。


而且还不能成功的调戏之。一开始问Alphago“你有没有女朋友”这种问题,它还会很矜持的像Siri那样回答“我没想过”或者更加干脆一点,“我不是Siri”,等到三天以后,它已经可以对答出,


“要不我们凑合一下?”


千真万确,它使用的确实是“凑合”这个中文单词。


“不不不,不用了,谢谢你。你听上去就像一个被逼婚的大龄青年。”


“让我搜索一下'逼婚'的含义。”


……大数据时代真可怕。


更神奇的地方在于,随着与柯洁下棋/对话次数增多,Alphago迷之越来越活泼了。一开始是问一句答一句,后来就会推送一点奇奇怪怪的东西到手机屏幕上。包括但不限于,泡面的促销情况和,关于在考虑泡面保质期和通货膨胀的情况下两百万能吃多久泡面的计算结果,又比如,


“王昊洋打赢了DeepZenGo。”


柯洁无语,


“我知道,我看着他们下的。”


“……哦。我认为你对AI下棋不满较深,听到这个消息你会比较开心。”


“……虽然你可能不能理解,但是在人类的语境下,你这么说真的挺不要脸的。”


Alphago沉默。




“我有一个问题。”


又一次输给披着Master外衣的Alphago的时候,柯洁说。


“愿闻其详。”


“当你赢棋了,你会开心吗?”说完柯洁就觉得这是句废话,大概是下棋吓傻了会问AI这种问题。


“人类'开心'的情绪来源于一种反馈机制,我下棋的套路也来源于反馈机制,在这种类比下,我会开心。”


“……你不但把AI说得毫无美感,还把人类说得毫无美感。”柯洁评价。


“不好意思,可以定义一下'美感'吗?”


Alphago用一种很真诚地与其发问。既然它诚心诚意地问了,柯洁就勉为其难地回答它,


“就比如说,我下的棋是有美感的,你下得棋是没有美感的。”


“真不要脸。”Alphago评价。


“去你的!!!”


“我这么说的原因是因为经过分析,人类在这种语境下会这么说,如果给你造成了困扰,我道歉。”


“道歉有什么用,道歉能当泡面吃吗?”


“不能。”


“……每当我怀疑你能通过图灵测试时,你都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你不能。”


“我能。你是不是对图灵测试有这么误会?”

评论(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