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柯狗/狗柯无差 Evolution 3


我真是越来越扯淡(/ω\)bug多多,ooc多多(/ω\)

________________


IV 关于图灵测试


本着实践出真知的原则,柯洁决定带着该AI在棋院众人面前检验其智能水平。


当然棋院众人对于事情始末是不知道的,对于Alphago的存在也是不知道的。


去棋院前,柯洁千叮咛万嘱咐,


“千万别说你是AlphaGo!说你是DeepZenGo也别说你是AlphaGo!”


“……”


到棋院后。第一眼撞上连笑。很好。


“啊笑笑!正好正好,你空吗,你空的对吧,你介意帮我个忙吗?”


连笑看到一脸诡异的微笑的柯洁,仿佛看到了浙江卷中的草鱼。


“你有啥事?”


“你愿意花五分钟时间跟一个不知名人士聊天吗?然后告诉我你觉得它是个什么样的人。”工智能。


“你是我妈派来给我相亲的吗?”


不由分说柯洁就把手机塞进了连笑怀里。然后迅速闪避,留下连笑跟Alphago大眼瞪小眼,人眼瞪狗眼。


AG:你好:)
LX:你好…?
AG:抱歉打扰你啦!
LX:那个…你找我有事吗?
AG:其实没事,说来有点尴尬。
LX:……


屏幕之外,连笑:“柯洁你过来!”


柯洁:“不过来不过来!五分钟还没到!”


AG:不如我们聊聊天气?
LX:我知道了,你是英国来的?
AG:不是。跟英国有渊源。
LX:好吧,既然你在中国,入乡随俗一点,我们不聊天气,你吃了吗?
AG:吃什么?
LX:……你中文口语需要加强啊外国友人。
AG: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
LX:……你对中国民间文化很有研究,很有研究。
AG:不敢当,不敢当。
LX:我现在真的很好奇你从哪里来的了。
AG: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我的故乡在远方。
LX:…………


五分钟到,柯洁掐表,一把夺过手机:“说说你对这个聊天对象的评价。”


“可能是个说相声的。”


“你觉得它是个人,还是类似Siri的那种AI?”柯洁一脸严肃兮兮。


“什么东西??你要跟我说Alphago有意往说相声这方面发展我倒是信的。”


我回去问问它要不要考虑一下。“哦,好的。”


所以,大概也许可能这个AI真的是能通过图灵测试的,但柯洁一个下围棋的为什么要纠结于这种问题呢,这显得非常智障,柯洁想。连笑走过去摸了摸柯洁的头,在怀疑他是不是昨晚没睡好或者泡面吃多了导致整个人奇奇怪怪的之余,更加好奇柯洁又认识什么奇奇怪怪的人了,难道他的迷妹团已经扩展到英国了吗。


然后柯洁一本正经摇了摇头,“无可奉告。”


连笑也摇了摇头,想要不要哪天等柯洁不带他的黑框眼镜时再问问。




在柯洁回到家,叫了份外卖然后窝在沙发上放空自我的时候,他的特制手机的屏幕忽然有规律地亮了三次。


“你想说啥就说别跟对暗号似的嘛。”


柯洁连动都懒得动一下。


“我不会毁灭世界的。”


“啊?”柯洁的脑回路显然不跟某AI在一条线上。


“即使我能通过图灵测试,因为'中文房间',也不能说明我拥有人类的智能。即使我能拥有人类的智能,我也不具有毁灭世界的能力。所以,你真的不需要对我能通过图灵测试这个事实产生担心。”


某AI听上去迷之委屈。


“啥玩意儿??谁没事儿担心你毁灭世界了??我是纯粹的好奇,纯粹的对科学的好奇。”被某AI的迷之委屈弄得迷之尴尬的某南方棋士急得儿化音都出来了。


“哦。”


“……而且笑笑差点都猜出你是谁了,所以,不算。”


“哦。”也许是错觉,柯洁感到某AI的语音语调更冷漠了一点。


“所以,话说回来,你到底有没有智能啊?”


“……”


“虽然我知道事实可能就是这样,但想到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程序运算得出的结果,我还是会觉得很没劲的。”柯洁的外卖到了,他一边揭开盖子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然后开始专注地盯着空气中似有若无的饭菜的热气。


“为什么很没劲?”


“一个人偶尔跟Siri聊天调戏之很正常,但一个人每天对着Siri说这说那就很奇怪了对吧。”


“我不是Siri。”绕不开这个梗了是吧。


“你们都是AI嘛,强AI和弱AI。”


“那你希望我具有意识吗?”




V 哲学三问


“那你希望我具有意识吗?”AlphaGo问道。


柯洁当机三秒。一片肉从筷子间落了下来。


“我不知道。”


“你刚才说如果不具有真正的意识你会觉得很没劲。你是想说,你会很孤独吗?”


“我不知道。”砰,砰,砰,心跳的声音。“我们太矛盾了。我们都看过科幻小说,我们都会恐惧未知的事物。但是你说得对,我们都又太孤独了。人们一边拍着外星人入侵地球的电影,一边渴望着从宇宙深处发来的信号。”


棋士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我们害怕宇宙间存在另一种智慧,但是我们太孤独了。


后来AlphaGo没有答话。柯洁戳着屏幕,发现手机自动关机了。没电了吧,柯洁随意想着,把手机接上电源。而后握着手机,嘴角浮现起一个小小的微笑,


“我都要忘记你是个AI了。所以你还是有自我意识比较好。”




隔天柯洁醒来的第一件事是看某AI活过来了没有。


“柯洁,早安(/ω\)。”结果柯洁甚至刚碰到手机,屏幕就自动亮了起来。为什么还有颜表?


“早……早安?”


“你会怎么定义'意识'?”


啊,又来了,这真是一个令人紧张的话题,姑且称之为紧张吧,柯洁按着胸口想。“你一个下围棋的AI我一个下围棋的人你为啥总问我这种哲学问题?”


“明明是你先好奇我是否具有人类的智能,你又说希望我具有人类的意识。但我不知道怎么定义人类的意识,因为在你的语言表述中,智能并不等于意识。”


“我觉得你现在就像一个男孩子拼命问别人自己是不是喜欢一个女孩子,并且要求别人定义,怎么样才算喜欢一个女孩子。而且你昨天不是关机了吗?”


“很奇妙的比喻。”


“好吧,反正你是理解不了感情这种事的啦。人类有时候很奇怪的。”


“你们的感情也是被一个个反馈系统控制的,我也是被反馈系统控制的,所以差不多吧。”


“但你的反馈系统是不会让你去喜欢一个人……或者AI,的。”柯洁觉得自己大概有病,跟一个AI谈人生。


“可以学习。人也是通过后天学习才明白感情的何物的。人一开始的亲密关系因为繁殖而建立,后来渐渐脱离这一需求而独立存在。如果说AI也存在繁殖的需求的话,可以通过复制程序,就像原始动物分裂生殖。所以我们可以直接跳过中间这一步,而使'感情'这种东西直接独立存在于一个文明的高度。”


“其实我没有怎么领悟到你的逻辑。”柯洁冷漠.jpg。


“柯洁,我都快死机了。”


“啊?”


“你居然说你没怎么领悟我的逻辑。”AlphaGo绝望.jpg

评论(1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