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野田昊&秦风】【联文】昨日建安(2)


@闻笑_不拿A何以见父老 的联文

没剧情没文笔没脑洞的我(前情提要请戳上面那个笑笑的主页

____________

“那你爷爷去哪了,上北下南左西右东哪个方向,你总该知道吧?你这孙子当的也忒不走心了吧?”
唐仁往嘴里灌了一口茶,把茶碗往桌上一搁,又把茶汁儿晃出去一半。

秦风心疼地看了一眼萧收藏家,野田昊心疼地看了一眼茶。

萧平旌的脸色有点沉了下去。秦风见状撞了撞唐仁的胳膊,试图打圆场,
“呃这个,这个爷爷总是有很多东西瞒着孙子的嘛,你你你你看过盗墓笔记没有?”

一时间所有人——除了野田昊——的茶都浪费了。萧平旌不由开始思考自己请了些什么货色。只有这位日本人看上去比较正常,用蹩脚的中文道,
“我们能不能讲正事?”

秦风白了他一眼:我们干的是盗墓的案子,你不会先做点功课?

脸色沉了半分的萧平旌咽了口口水,清了清嗓子道,
“各位,虽然我不知道我爷爷他到底去了哪里……”

“但是!?”

萧平旌那窄小的案几前顿时被四只突然拍上来的手占满,无辜地颤了一下。他挥了挥手试图拨开面前的四张忽然焕发神采的脸,道,
“但是我清点我爷爷的遗物,发现了一张诗稿。”

“这咋还真整的跟小说似的。”唐仁碎碎念。

秦风的眼神早已黏在萧平旌身上,本想着他从背后橱上取出的一张充满时代感的纸,结果他从背后抽出一个平板电脑推向秦风他们,屏幕上是翻拍的一个看上去挺古老的印本,上面依稀是,

江南地,多游子
桃源不可求,寻芳应到此
今生不求朱门达,愿与春光同不死

君不见
蓬莱文章建安骨,昨日衣冠今日土
却问广陵应在何,长鸿告我无此曲
君不见
舞榭歌台依旧举,绿衣不在长亭北
屏里啼莺扇底诗,纷纷流下秦淮水


秦风眉头一皱,
“古体诗,像是唐人写的,入律,只是水平似乎差了点。”

唐仁:“你叫我?”

野田昊戳了戳秦风,“喂,你给我翻译一下怎么样。”
秦风又白了他一眼:你不是对含蓄的表达非常精通吗?对文字不应该拥有天然的感悟力吗?

kiko迅速地往自己的电脑屏幕上敲字,过了十秒钟抬头宣布,
“全唐诗里没有。”

“奇怪。”
秦风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知道这本诗集是什么吗?录到诗集上的诗,不应该找不到。”

“老秦你这就不懂了吧!人家诗里肯定暗藏玄机,你见过谁家藏宝图能在地图上找到的?”唐仁撇嘴。

别的人居然都被他唬得点了点头,连萧平旌也是。秦风还是觉得不妥,甩了甩头,

“算了,谁对南京比较熟?准备去一趟吧。”

他感到这时很想找某位外国朋友谈谈人生,但怎么就那么……那么……呢?

评论(1)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