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时间邮差(一发完)kingsman哈蛋无差向


cp:Harry/Eggsy

生命:他们不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备注:脑洞十分扯淡慎点!!!其实这设定就是看上去很神奇可以拯救世界然并卵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潮湿的水汽仍旧氤氲在每一个角落,大本钟一如从前地敲响沉淀了这座城市的兴衰的悠长乐章。好像之间横亘着的时光并不称得上漫长,过去,与如今。

中年男子捋了捋鬓边悄然漫出的白发,倚在窗前,眼神辽远。随即低不可闻地轻叹了声,面容中有悲伤涌出。

他不再注目窗外的车水马龙,而是将视线投在手中的纸笔上。那是一封信,信封上没有邮票,只有两行收信人的地址,和一个日期。

“尊敬的哈利·哈特先生:

         请原谅我冒昧地去信。请恕我无法告知我的名字,然而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请您千万不要前往美国……”

男子写到这儿,手中的笔哆嗦了一下,抿紧了被岁月磨去鲜活颜色的唇。

“请您相信我,无论您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前去美国并不能带来丝毫帮助,反而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请您一定一定相信我。”

男子叠起了信纸。他没有落款,不敢署日期,怕给相隔遥远的男人带来惊吓,虽然这样显得十分无礼。他将信封粘起,轻轻地投进邮筒。

“/时间邮局/请在信封上标明收信人地址与日期,范围在过去一百年之间,如因信息不清而造成的投递失败,该不负责。”

邮筒上标注了如上一行小字。

男子缓缓地离开,在泰晤士河的波光粼粼上投下一道长长的黯淡影子。

“该死的,我总是不能忘记你。”

.

哈利才走出家门,一位邮差便拦上来递给他一封信,并要他签字。特工略皱了眉头,对为何一封普通信件需要签字接收表示奇怪。

然而他还是收下了信件,收入了随身携带的公文包中。及至他登上飞机才有片刻闲暇读信。

“……请恕我无法告知我的名字,然而我有一个不情之请,请您千万……”

哈利将信翻来覆去,并没有找到署名。“这可不该是一个绅士的作风”,他想。然而他觉得他认识这笔迹,或许是在哪儿见过。他一定见过。

他甚至可以看出笔者的笔锋不稳,哀伤自笔尖流露。哈利忽然对这次美国之行有了不好的预感,然而特工的理性思维使他将这封奇怪的信件暂时抛到脑后:管他呢,他都上飞机了。

.

邮局承诺他们会严格按照寄信人写的日期使收信人收到信,而这会耗费寄信人所在时代的两天时间。两天以后,中年男子------裁缝店里的亚瑟王------盖瑞安文------当年的小男孩艾格西,将步子挪向了裁缝店。

事实上这两日每天他都会在这家裁缝店门口散步,看着时光在它的门面上写下斑驳的往事。然而它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与二十年前,明净的玻璃窗仍然透出屋子里暖融融的橘黄色光晕。

如果那一封信果真到了哈利手中,而他幸运的没有死,那他如今就该出现在这家店里。也许优雅地斜倚着沙发,手中是一杯马提尼。苍老也许会平添他的风度,艾格西想。

然而店铺内空空荡荡,暖黄的色调并不能很好地掩饰冷清。

也许他回家了,艾格西不无希望地想。然而当他开锁进门的时候,发现迎接他的仍旧是偌大的城市里偌大的宅子,哈利哈特在这栋屋子里留下的温度永远封存在二十年以前。

接受现实,艾格西对自己要求。特工不应该相信不切实际的幻想。

然而他第二天仍然寄出了第二封信,这封是给自己的:

“艾格西·安文:

听着,你不许偷亚瑟的车,不许和加拉哈德吵架,也不许让他离开。”

然而这封信带来的结果是让他确知了自己年轻时的不靠谱。他也许没有偷车,也许没有和哈利吵架,但他一定没有阻止------至少没有阻止成功------哈利离开。

.

第三封信。

“艾格西·安文:

千万记着,看在上帝的份儿上,不要去酒吧和那个小混蛋争执,不要开走他的车 ,别把自己弄进警局,也别去光顾那个叫Kingsman的该死的裁缝店。”

如果你注定死去,请不要让我遇见你,再失去你。

小男孩被继父打发出来的时候恰好接到了这封信。年轻的荷尔蒙是他对继父可恶的嘴脸和自己的无能为力感到憎恨,而叛逆心理使他才不准备听这封该死的不知名的信上写的。哪儿来的人对我指手画脚,见鬼去吧。

显然他对惯常去的酒吧的好奇心远远输于信上的这家裁缝店。他浸在玻璃窗折射出大的温柔光线里,瞧见里面有温文尔雅的男人倚在沙发里。男人轻易地发觉他,而后唇边漫上微笑。

小男孩鬼使神差地走进去,他并不畏惧这个衣着讲究身份应当很高贵的男人,鬼使神差地说,

“虽然我没有见过裁缝,但我敢保证你不是一个裁缝。”

“不,不是,艾格西。很高兴见到你。”

.

两天之后,艾格西发现他并没有忘记哈利哈特。不如他所想,那个名叫哈利哈特的男人仍在他心间隐隐作痛,撕扯着经久没有愈合的伤痕。

哦,上帝,如果这件事没有转寰的余地。艾格西趴在邮局的窗前------最后一次------他认为是。我想我应该告诉你一件事,哈利。

“亲爱的哈利:

原谅我的冒昧。天知道我多想站在你面前和你说这句话,但要真是那样我相信我是不敢的。看,我真没有。但是,哈利,我要说,即使你认为这很可笑,

哈利,我爱你。

                             盖瑞·安文”

.

时间均匀流淌,有时她是一条光滑的曲线,有时她会打一个小小的涟漪。时间轴上,有些事是变量,但有些事也许永远没有转寰的余地,比如他们的相遇,比如哈利哈特的意外死亡。

又比如他们的爱情。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