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一切皆是机缘巧合(一发完) KSM哈蛋 AU


杀手!哈利&威尔士小青年!艾格西。不想更两篇中篇只想写短篇的我也是够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嘿,嘿!听着,我知道你是干什么的,可我,不,轻点儿!”艾格西被一把消声手枪抵住额头,迫使他整个人不得不紧紧贴着墙壁几乎要嵌进去,而他努力直视哈利·哈特的眼睛,试图把事情挽回那么一点儿,“可我不想对你不利,上帝证明!你没必要杀了我。”

“这是一个非可信承诺,年轻人。”哈利拿另一边袖口擦了擦额头残留的血渍,眼神平静无波,但他手上的力稍微松了点儿。

“好吧,你们这些伦敦佬,总是过于紧张。”艾格西故作轻松,虽然他的双腿正不自主地痉挛,而他努力忽视这点,“这没有什么好处,对我。我相信你刚才杀的人是个恶棍,所以你不是个坏蛋,不过如果你杀了我,你就跟他差不多了,因为我可什么也没做,除了,你知道,偶尔上街打架。”

哈利的眼神瞟过倒在血泊里的男人,男人的领口显然还印着女人的红唇,而这点红色很快地在鲜血面前丧失其艳丽。哈利顿了两秒,终于收回了手,“软硬兼施,你一定在街上混得不错。”其实哈利并没有想杀他,“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因为抵住眉心的力突然消失,艾格西一个不稳向前趔趄了几步,大口喘着气,双手撑着膝盖,“艾格西·安文,不,盖瑞·安文。该死的,你劲儿真大。”

“很好,艾格西。”哈利把手枪随意丢在一旁破破烂烂裂了口的沙发上。他相信艾格西不会趁此做些什么,而即使艾格西做了什么,也不会是他的对手。脱下带血的西装外套后,哈利走进死者卧室试图在衣柜中寻找一件他可以穿的,而不幸的是没有任何一件能够符合职业杀手的绅士品味。“跟着我。”他回到客厅,对墙边的年轻人道。

“命令?”艾格西显然还没有来得及享受劫后余生的喜悦,今天晚上的事件件拦路出现简直像好莱坞大片,而不幸的是他艾格西就是主角:混蛋天气。

“对。这样我也许可以保证你不会出卖我的身份。”其实不是,哈利·哈特需要一个接班人,在他所为之卖命的秘密组织里,他需要一个人日后接替他的职位。而这种人往往可遇不可求,并且出现得不合常理。

“当一个杀手?”艾格西仍然有些不可置信。

“准确地说,是的。一个杀手。”哈利点点头,“不是滥杀无辜,也不为钱卖命。”

“所有的杀手都这么说。不过,这听起来真酷。”作为一个男孩,艾格西有本能地追求刺激的冲动,虽然日后他极可能为此后悔。

“你同意了。”问句说得像是陈述句,哈利·哈特也许有保罗狄拉克的风格,当然他们绝不是一类人,绝不是。

“别无选择。”非常愿意。“不过你叫什么,或者说,我该怎么称呼你,先生?”

“哈利。哈利·哈特。”

.

事情起源于那一个看似平常的晚上,南威尔士的夜没有伦敦的声色犬马,而好不容易摆脱了那些跟他不对付的混混地痞的艾格西摇摇晃晃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月光在沥青路面上铺开,而他发现眼前的路并不如其他地方一般颜色。

他抬头四顾,发现一栋房子的门虚掩着,门缝里连续不断地涌出鲜血。事实证明,好奇心不止害死猫,也害死人。艾格西鬼使神差地推开门,撞上哈利·哈特的目光。

而整件事情最诡异的地方是,他成了哈利·哈特的徒弟。

哈利在这儿有个不为人知的住处,像是一个小型的秘密基地,这也是给艾格西的训练场。哈利教给艾格西他能教的一切,比如射击,以及近身搏击使人毙命的方法,还有追踪与反追踪。甚至是礼仪。

艾格西的生活因为一次推门而入而天翻地覆,他觉得是哈利·哈特闯入了他的生活,而事实又是他闯入了哈利·哈特的生活。

“你为什么会选择我来当你的徒弟,哈利?”艾格西看着在支架上摇摇欲坠的苹果------他没有击中,只擦破了一点儿皮。

“因为我觉得你能成为一个不错的杀手。你有潜力 ,遇事冷静。”哈利走过来站在艾格西的身边,“当时我并不知道你对苹果的命中率那么低,年轻人。”

“这该死的潜力我二十年来从未发现。”艾格西道,又开了一枪,打中了苹果的把儿,“你后悔吗?”

“记住,永远别为自己的选择后悔。”

“好吧,哈利,如果推门而入的是不能当你所谓的接班人的人,比如是个姑娘,你还会杀了她吗?”

“不,我不会。还有,艾格西,你没有证据表明一个姑娘就不能成为一个出色的杀手。我的朋友的接班人是一个很棒的女孩,枪打得比你好多了,艾格西。”

“你的朋友?”艾格西一楞,他和哈利在同一个地方生活了很久,他的生活忽然间充满了哈利·哈特的身影,而他忘记了哈利原本的生活。

“不是所有的杀手都没有朋友,孑然一身。”哈利对艾格西解释,“我们是一个组织的人,以后你也会加入,你知道他们都是很好的人。”

如果他们都像你,那么的确是的。“我也许是电影看多了,你知道,电影总是相当夸张。”艾格西回想着,耸耸肩,忽然又问,“电影里的情节,总是最后那个杀手对谁动了感情后来死去。你觉得你会因为动情而失败么?”

“天晓得。”

哈利还教会了艾格西很多东西,比如如何用餐刀优雅地切开一个法式小面包并抹上黄油,以及如何正确地区分名目繁多的奶酪,这些对艾格西来说比打苹果还难,不过在哈利严格的目光中他做得越来越好。

一时间艾格西把过去拥挤的出租屋,继父的凶恶嘴脸,街头混混嘴里不三不四的话全部扔进了大西洋。而他能看到的只有日复一日的威尔士的秀丽景色,每天在清晨就洗遍整栋房屋的甜美空气,和哈利·哈特。

后来艾格西对哈利几乎没有了畏惧,敢于在早上多在被子里趴一会儿。有时哈利会去叫着年轻人起床,有时会把早餐放在他的床头,自己一个人看着早报喝茶。

后来的后来哈利·哈特对艾格西说,“跟我回伦敦吧。”

“那么让我先去和母亲道个别。”

.

当他们从飞机场走出来坐进专门的轿车时,哈利忽然收到了总部发来的指令命令他去特拉法尔加广场旁边的一所酒吧解决一个企图把军事情报出卖给别国的政府官员,而艾格西显然不适合跟去。

他百无聊赖地在这附近闲逛,这座城市缺少南威尔士的新鲜空气与令人心旷神怡的景色,古典端庄的建筑并不受艾格西的喜爱。他的领子上别了一个哈利·哈特给他的微型传呼机,以便于联系,所以他并不想在原地等待,而是兜兜转转地到了一条人流稀少的小巷。

而很快地他后悔于这个决定------虽然哈利命令过他永不能后悔------有一共四个人从夹着小巷的两边房子的窗子翻下来,窗台上花坛里种的花草被压得歪歪斜斜。

这时传呼机里传来了哈利的声音,“艾格西,你在哪儿?”

“哦不,哈利,我遇到了点儿麻烦,不过相信我,我能解决。”

“你在哪里。”

“你在那里等我,我马上好,相信我,哈利!”那四个人显然比街头混混难对付多了,也是职业的,艾格西估计。虽然他经过哈利几个月的培训,但以一当四他还是相当吃力而难以支撑。但艾格西知道,不论来者是谁,目标也绝不会是一个来自南威尔士的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这些高傲的伦敦人。

但那四人没来得及干掉艾格西就已中枪到底,而艾格西看见哈利从小巷的另一头奔来,风撩起他的西装,而他的眉眼因为逆光而瞧不清晰------该死,忘了哈利·哈特给他的装置还配备有GPS定位系统。

远处的大本钟敲响了整点钟声,淹没了对面阁楼上发出的一生枪响。

这次倒在地上的人变成了哈利·哈特。

.

艾格西甩甩头努力让自己相信这是一场可怕的梦,从他遇见站在血泊之中的哈利开始,到他站在倒在血泊之中的哈利身边结束,这场梦太长而太真实,真实地令他能清晰地感知所有的快乐与悲伤。

但这并不是 梦境,隔着一条街的距离伦敦的男男女女仍在奔走于生计或者在酒吧里调情,他离遇见哈利之前的南威尔士已经隔了万水千山。

“不,不!他妈的,该死。”艾格西跪在哈利哈特的身边,看到哈利胸前的伤口,清楚知道他的伤势即使送到最好的医院也无济于事------没有医生能够缝合心脏。

“混蛋,你当初他妈就该一枪打死我,而不是被人一枪打死。”艾格西的肩膀有些抽搐,他努力地让自己不在哈利面前哭出来。

“不,男孩。我并不后悔。”而后哈利·哈特合上了眼睑。

“不,不!我后悔!我不该答应你接你的班,不该跟你来伦敦不该离开广场,哈利,求求你,不------”终于男孩的泪大滴大滴地打在石板路上,和着哈利的血顺着石板之间缝隙流向远方。

.

我本想日后一定有一天,我会在威尔士的群山中,或是在某一个伦敦的晴朗天气里,对你说,我爱你。

.

-愉快地fin-

评论(14)

热度(38)

  1. 航向星空 浩瀚無垠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转载了此文字
    很有趣很帶感的設定和內容。為了閱讀的樂趣,那個這個什麼的總而言之就是那樣,不多說了(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