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蛋西失眠记(一发完)kingsman 哈蛋



所以我仍然不想更长篇这种懒癌还能治吗hhhhh这次绝对小甜饼,拒绝刀子。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艾格西可以清楚地知道哈利回家了,虽然周围漆黑一片------他听见了门锁被拧开的声音,在岑寂的夜里格外清晰。这应该是后半夜了,艾格西觉得他从十一点躺在床上起已经过了几个小时。真不幸,他一直没有睡着。


在他以为自己永远失去了哈利的那段时间里他经常失眠,一睁眼都是哈利中枪倒地的情景纠缠不去。但哈利如今已经平安归来,并与他住进了一栋房子------当然是他向梅林提出了“节约组织资源”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后梅林很懂地看了他一眼,默默地同意了------虽然不在一张床上。该死的,哈利出事那会儿恐怕所有人都知道他爱死哈利·哈特了,除了哈利本人。一个悲伤的故事,他想。


而今天,显然,是一个美丽的意外。不作死就不会死,不作死就不会死,不作死就不会死。艾格西把这句写进大英辞典的至理名言在心里诵念了三遍。他千不该万不该因为休假在家就睡了一下午并且喝了大大一杯咖啡,这种生活习惯绝对是要被哈利唾弃。不过无所谓啦,反正哈利今天又去出哪个该死的任务,他不知道。他想和哈利分享彼此的生活,就着清晨湿漉漉的空气端着红茶看泰晤士报,夜里他可以披着睡袍缩在沙发里等哈利回家,而后和哈利交换一个晚安吻------不幸的是这些美好的幻想都仅仅停留在幻想。


艾格西不懂为什么当初哈利教他绅士该做的一切却没有教他绅士该怎么向人表白。这绝对是哈利职责上的缺漏,艾格西愤愤地想。


他听到水龙头被拧开,哗哗水声搅乱了清凉的夜。过了一会儿他听见哈利进了隔壁的卧室,也许正在换睡袍,然后他发现他更加睡不着了。


于是艾格西选择属羊。


“一只小羊跳过去,两只小羊跳过去,三只小羊跳过去……”艾格西默念,“十二只小羊跳过去……哈利应该睡了吧?哦不,该死,数到哪儿了?”


安静的夜晚适宜心猿意马,所有乱七八糟的虚构与真实参半的画面一齐涌上赶跑了艾格西的小羊们。


艾格西终于放弃入睡,撩起被子爬了起来开了台灯,对着指针指向四点的时钟悲愤地叹了口气,蹑手蹑脚地打开阳台门趴到了栏杆上,聘望着一座还未苏醒的城。


事实上他知道自己应该感谢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毕竟哈利已经回来了,这就够了,不是吗?即使他不得不承认他仍旧贪婪地渴望更多。


“艾格西?”


胡思乱想的时候艾格西忽然听见身后哈利的声音,惊得他险些掉下阳台------夸张的修辞手法,哈利家的阳台相当安全。


“哈哈哈哈利?你…你不睡去么?”男孩儿显得有些窘迫。他身上只披了一件睡袍,哈利也是,而哈利的笑容在暧昧不清的夜色里简直使人有如堕梦境之感。


“我更想问你这个问题,男孩。你知道现在已经很晚了。”准确的说是很早。


“好吧,我…我睡不着,起来转转。”男孩耸肩。


“也许你需要我给你一个晚安吻?”


“是早安吻,哈利。还有,我能理解为你在和我调情吗?”艾格西有些夸张地笑嚷,他希望夜色里哈利没有发现他的脸红。


“我经常和你调情,但这是你第一次发现,艾格西。”


“WWWWhat?”你说什么?


“我也以为你拒绝搬出去是表明愿意与我同居,或许我理解错了,男孩。”哈利眨了眨眼,语气就像是在读一则寻常的报告。


我错过了什么?这十几天我到底错过了什么? “你是说------” 可你是怎么把这些话说得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哈利·哈特你------哦不,你这个该死的老混蛋。” 其实你一直知道我爱你,对吧?


也许我可以理解为你接受了我的表白,虽然我什么也没说。所以,管他呢,来吧------他松开栏杆奔过去踮起脚尖勾住哈利的脖子吻了下去。


管他四点五点六点呢,反正这个早上艾格西坚决不想入睡了。他怕醒来发现这都是一场梦------不,不会的,也许有一些别的东西会证明这全部是真实发生的。


.

-真·愉快地fin-


评论(1)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