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给哈利·哈特的第一百封情书(一发完) kingsman哈蛋

为啥就是不想更中篇呢(也许是因为懒吧((好意思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亲爱的哈利:


  也许我应该称呼你为尊敬的哈特先生,梅林通常称你为加拉哈德,我想。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也只是称呼我为艾格西而不是加拉哈德,即使我已接替了你的职位。也许这是他对你独有的记忆和怀念,而我向来只叫你哈利,你知道,当然你肯定无数次在心里把我的这种行为定义为“没有礼貌”了。我想我应该把这种行为演绎得变本加厉一些,所以称你为“亲爱的哈利”,你知道,这也是我的梦想之一,除了拯救世界(而这个梦想已经实现了),也许现在我可以说所有梦想都实现了?不,我憧憬的还有很多。


  我希望每天拥抱着温暖的辰光和你的温度醒来,我也可以在第一缕光线为英格兰披上柔软的轻纱时为你准备早餐,也许你会嫌我的早餐并不是正宗的英式早餐,反正都好吃不到什么地步,谁在乎呢。我们可以在用餐后一同享用难得的慵懒时光,或者就着早上湿润的空气读一份泰晤士报,品评一下政客的花招究竟有没有'纸牌屋'描述得那样精彩。  我们可以一起出任务,那一定会非常高效,而你也能知道我现在已经比那个你初次见到的毛头小伙儿好上不知道几百倍。真希望你在场,在我拯救世界的时候,我觉得我帅爆了,希望你也这么觉得。但是你一定会盖过我的风头,一定的。   我们将一同开会,然后一起回家,也许你哪次回家晚了,我可以抱着JB在沙发上等你,而后你对我道晚安,我们交换一个晚安吻,相拥而眠。


  无数次我告诉过你“我爱你”,即使很大的可能你并没有看到。但是,哦,哈利,这是事实。我简直爱你的每一个地方。你该死的绅士腔调和对生活中种种细节的令人难以忍受的强迫症,你手里的黑伞和鼻梁上的眼镜,你裁剪得体的西装和脚上的可以成为杀人利器的牛津鞋,我爱你的一切。  哈利,在你对我微笑的时候,我觉得我的整个世界都化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对所有人都这么该死得温柔。你的温柔是毒,胜过你足尖藏着的神经毒素的百倍,你简直使人沦陷。 哈利,你知道我发了疯似的想求得你对我的肯定,我绝不要辜负你所有所有的好,也许你对我施以恩情,而我却不知好歹地对你报以爱情。


  我同样不知道你为什么还是个老单身汉,你明明那么好,你可以娶全世界任何一个姑娘。也许你觉得特工不适合成家,或者你看遍世间声色犬马却不想置身其中,无所谓啦。但我有时会有一种错觉,觉得也许我的爱情真的可以得到回应。当你在病房挂着病容却对我报以鼓励的笑;当你带我去裁缝店量尺寸并向我介绍种种新奇的小玩意儿,即使我并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骑士在那时;当你系着围裙为我讲解用餐礼仪,我几乎觉得我们的确一起生活了许久,好像这些并不是发生在某个特定的一天,而是一直以来皆是如此,自然又寻常;当你立于露台遥控着我那该死的车,当我们吵架,当你忽然说要离去,当你对我说“在家等你回来”。


  回忆使人心痛。回忆同样使人幸福。


  我乐此不疲地回忆着所有关于你的一切,哪怕是琐碎的细枝末节。好像一小片时空只要拥有你的身影或声音,它就变得美好可爱。而我把它们写成信件,放在家门口的邮箱里。即使我现在正坐在你的家中,肩上披着你的睡衣,有时系着你的围裙用你的餐刀切开小面包给它裹上黄油。  也许你哪一天经过这里,会突发奇想地打开邮箱,虽然你基本不这么做,因为我知道它已经落了厚厚一层灰。







哈利:“如果你想通过这种方式锻炼你的文笔的话,你宁愿去读一些诗。现在,吃饭。”







年轻地骑士面对着长长的餐桌,身边空无一人。


-愉快地fin-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