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荒诞世界(5) kingsman哈蛋同人AU向

“发生在童话之都的故事并不全是童话”。正文无关,只是忽然想到这句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美好的时光永远短暂,这是百年不变的真理。不得不说,艾格西与哈利共用度过了相当愉快的日子,除了偶尔就一些问题的争执。但争执经常帮助友情升温,这同样是真理之一。 这也是艾格西与哈特先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独处,这使艾格西那不知缘起何方的占有欲------也许是每一个见到哈利的人都会拥有的------得到了充分的满足。也许这才是他如此快乐的最主要原因,而不是明媚的景色和干爽清新的空气。他自己绝对不会承认这点。

而紧接着将面临的分离更使艾格西在离开这里时相当难过。虽然他只是回剑桥答辩而已,甚至和哈利还在一个城市------显然艾格西不能习惯每天的生活中没有哈利·哈特的身影了,这不是一个多可喜的发现,这会变成负担。也许哈利也是同样,并且他们谁都没有意识到这种现象的存在和危险。

论文不值得被担忧,永远不。真正可气的是实验,永远是实验。艾格西无法想象卡文迪许如何测出万有引力常量,更无法获悉迈克尔逊和莫雷究竟是怎么设计出的证明光以太存在------虽然结果是证明了它不存在------的实验。然而他最恨的还是胡克------显微镜的发明者------永远是胡克。

嘿,真不懂你们这些实验物理学家为什么本身连显微镜的发明者究竟是谁------列文,胡克还是詹森------的争议还没搞定,却要我熟悉显微镜种种操作方法分辨率等等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艾格西每次摆弄显微镜都会生起这样的抱怨,不过更多的时候是祈祷自己不要弄坏它因为他并没有钱去赔。非常不幸的是,他恰恰在他最重要的考试中弄错了分辨率的问题,虽然他也几乎没有弄对过,而这直接导致了他的实验分数不及格。艾格西实在搞不懂与他半斤八两的洛克茜是怎么通过实验考试的。

不过没有关系,论文会救他一命。事实也的确是这样。可天总有不测风云,还没等艾格西回到哈利的研究所庆祝,他就不幸染上了花粉热。

艾格西被他的家人勒令回坐落于一个滨海小镇的家。还有哈利,他也同样认为这些该死的原子谜题不应该再纠缠艾格西下去。有什么办法呢?除了深恨这场病得的不合时宜,他没有回家以外的其他办法。

“我们的事业除了今天还有明天”,卢瑟福的名言也许可以开解艾格西的心情。事业当然有明天,永远都有,但天晓得也许哈利·哈特会遇上一个更具才干的年轻人,在这段时间里?艾格西被自己不着边际的想法吓了一跳。

即使在养病,他不允许自己闲下来。有时他愿意给哈利写信,而往往出于种种莫名其妙的担心和顾虑而放弃,最后只能是洛克茜成为KSM里接受信件最多的人。也许是时候践行他对于哈特的原子模型的想法了,现在身边没有哈利·哈特,他不会存在负罪感。

他这么做了。去掉哈利的所有假设,并试图把哈利丢掉的能量守恒定律捞回来------他不懂一个追求完美的英国绅士为何会允许能量守恒不成立。决定这样做的时候,艾格西并不觉得他会成功。而当他落笔写下第一组方程时,忽然一股热情像春潮流遍他的血脉神经,他想他一定要成功,并一定会成功。

不辜负哈利·哈特。不辜负物理学。

也许很少有人体会得了物理学惊心动魄的美。高谈阔论世界局势的政客军官,总是在收发电报的姑娘们,更多的是一日日忙碌于生计的平常人家。他们离抽象的理论和方程太远,不知所云更不以为意,因为这些符号并不能使今日卖的土豆便宜一便士。也有一些人,以为领会了就中精妙,实则不过一知半解;也有渴望向科学女神跪拜顶礼的人,可他们触碰不到科学女神的裙角……他们都不是艾格西,在咸湿的海风拍打写满草稿演算的纸张时,艾格西是这世上离真理最近的人。

评论(1)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