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两只猫的其中一只的日常 007&Q


  我是一只常年在某个技术宅家里混吃等死的高贵的三花猫。


好吧,其实两年以前我还是可怜兮兮地沦落街头的小野猫呢-----不,落魄的贵族------忽然有一天好好地在路上晃着时就被一只手拎了起来,然后手的主人看上去十分娴熟地把我塞进了他的土里土气的外套里。这时我看清他的样子:很可爱的卷发(让猫很想趴在上面睡一觉的那种),很可爱的卷发(很想当毛线球玩),和很可爱的卷发(也许这是一只猫的唯一感想了)。


于是我被莫名其妙地领养了:卷发的男孩子给我买了猫粮和猫砂,还布置了一个窝。很满足,很感动,想嫁。


但是,好景不长,很快地家里又迎来了另一只猫。她比我难看多了,猫耳还是耷拉着的,我嫌弃地看了她一眼,对即将开始的与人争宠的生活表示不满。  显然我不满得太早了,因为卷发的男孩子表示他要给我们起名字。


“你就叫阿兰图灵吧。”他指着我。


“你是冯诺依曼。”指着她。


不明白这是什么,但是觉得很高端。毕竟卷发的男孩子没有给我们起一些相当俗气的名字,这也许体现了我在他心中的重要性(后来我才知道这只是体现了电脑这该死的东西在他心中的重要性)。


虽然对有猫抢我的地盘&猫粮&厕所表示不满,但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我仗着早到一个月一直占据着卷发的男孩子床边的席位,把另一个女孩儿赶到了墙角。


卷发的男孩子每晚都会给我们晚安吻(就是拿他冰冰凉凉的鼻尖碰一下我湿漉漉的鼻头)。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下时他给我们准备早餐先于他趴在桌上做填字游戏。每晚他下班回来有时会向我们吐槽一些乱七八糟的事,但更多的时候是一手一只将我们揽在怀里。日复一日,我觉得我的身子骨都酥在了一种温柔里。


可惜的是,好景仍旧不长。而且我发现跟别猫共享一个男票(划掉)主人这种事根本不算什么。


因为我觉得,卷发的男孩子可能谈恋爱了。


从一个平常也不平常的日子开始,我每天,是每天!都能听见卷发的男孩子碎碎念一些别人的事,一开始是“007”。


“我负责的特工里面有一个一看就不让人省心…代号是什么来着?哦,对,007。女王保佑日后不会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


“天呐我才跟他认识几天就把一对破破烂烂的装备理所当然地丢给我这样真的好吗!?军需官是拒绝的!”


…诸如此类。但后来我听到卷发的男孩子似乎是换了一个人念叨:


“Bond这个任务又报销了一辆车…三百万啊,三百万!够你们吃一辈子的猫粮!”


“Bond每次都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的…真是的,一个特工,除了泡妞和拯救世界,都不会照顾好自己吗?”


虽然卷发的男孩子(名义上)是在向我们吐槽007&Bond的斑斑劣迹,但我总觉得他在看向我们时眸光落在别的什么地方。有时他澄澈如一池静水的眼会搅起细碎的涟漪,层层叠叠地裹着一些身为一只猫看不懂的情绪。


虽然猫看不懂。但是猫很方。


后来,我有一天蜷缩在门边时听见卷发的男孩子正对着一个方方的盒子说话。我猜他也许是在用那名为“手机”的东西------我对它很陌生,因为卷发的男孩子一般通过他的电脑与人说话------男孩子说:


“不,007,这件事我做不到…以我家的猫发誓!…我真的做不到军需官并不是万能的…007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 ……… …好吧,Bond。”


我猜这通电话的结果是我家那位又挖了一个坑自己跳了,或者别人给他挖了个坑他跳了,从他那无奈惆怅又幸福的表情。


但这通电话带来的最重大信息------于我而言------是:


007与Bond该死的是一个人。


当时猫的心情是绝望的,其绝望程度不亚于遇见一只狗。因为我深深地认识到了我家那位对这007/Bond的复杂的感情。


而且这种感情远远不到结束的时候。准确地说,刚刚开始不久。


而卷发的男孩子关注的问题显然越来越广泛。


“Bond又带回来了一个姑娘…”他一边倒猫粮一边碎碎念,“真不懂他是怎么在每次任务中都能成功收获姑娘的芳心的,该死的风流得不负责的特工。”


男孩子这次是真的很愤愤不平,因为他在下一秒皱着眉头狠狠地抓起一把猫粮塞进了嘴里。


我是一只很聪明的猫。我想也许这就是爱情吧,该死的爱情。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和冯诺依曼小姐听James bond这个名字已经听得不能更腻了。而Bond的真实形象就在平常又不平常的一天下午展现在我们面前。


事情是这样的。我在听见开门声后飞快地蹦到门边准备迎接卷发的男孩子,但是出乎我料,撞上的却是一双陌生的眼睛。那双眼睛有我见过的最为清澈美丽的蓝色,它们好似永远波澜无惊却使人沉迷,使人沦陷。此刻它们正饶有兴味地盯着我,将我生生地钉在它们前方的地板上。


“嗨Bond,你把小家伙吓到了。”我看见卷发的男孩子出现在那有一双蓝眼睛的神秘男子的后头,双手插着口袋,嘴上说着把我吓到却笑得很开心。


我知道了这个男子就是James bond.007。


“sorry,Q.”Bond略带歉意地看向卷毛(明明应该看向我才对)。


我又知道了我家那位名叫Q(委实不像一个名字)。


“向你介绍一下。”Q说着抱起了我,“这只是阿兰图灵,那边那只正在舔爪子的是冯诺依曼。”


我能明显地感到Bond先生对我们的名字致以了最大程度的惊讶。


你开心就好。也许他想说。


“好吧,好吧。如果我是你,我会让这只叫Q,”他从Q的手里接过了我,我觉得他的手掌粗糙得很极度不舒服,挣扎了几下,却发现是徒劳,“另一只叫M.”


Q瞪了他一眼。


然后James bond一直将我放在怀里。


这是我唯一一次见到James bond。这个可恶的情敌。


不知从哪一天起,Q就再也不提及Bond这个名字,或者007这个…代号。一切关于他的和他们之间的都变成了讳莫如深。而每个夜晚,Q与我们一同坐在沙发上时,空气缄默地使人窒息,Q不再抱怨一些琐碎的烦心事,有时我却发现他鼻尖微红。


我也不敢表现出丝毫异常,怕使Q不开心。我很心疼他,也很担心,可渐渐地我发现自己更应该担心一下我的身体。


不知不觉,我已经很老了。


没有活到猫的极限十五岁,我在十二岁时就感到力不从心,精力总是难以支撑躯体而使得整个猫总处在昏昏欲睡的状态里。Q似乎发觉了这点,他关心我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可幸福感也不能挽回生命的衰颓。终于有一日我觉得这就是大限了,我将离去,不能再于这光怪陆离的世界中流连。我睁大眼睛,想让Q的眉眼就此烙在我的生命里。


我又听见了敲门声。Q跑开了,去开门。我惊奇地发现Q看上去并没有老,这就是猫与人的区别吧,世界真不公平。


“I am back.”我听见了似曾相识的声音,在我即将,即将合上眼睑的一秒。


“Q.”


fin

///

并不知道在写什么系列。(趴


评论(15)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