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任何不以谈恋爱为目的的调情都是耍流氓 007×Q



来自姑娘的点梗www谢谢姑娘的脑洞!


ooc见谅!(看着脑洞觉得很萌,写起来觉得写得很崩,心塞哭唧唧


__________________


代表着大英帝国国民智商最高水平的Q(请让我们暂时无视来自一家裁缝店的一个光头男人的叫板),似乎在关于个人感情的问题上失去了其应有的技能点。 技术宅不擅长谈恋爱,这是全世界公认的事实。


虽然Q总是满腔愤恨地向可爱的属下们抱怨败家的James Bond,然而属下们很配合地一致表示理解:毕竟,以各种情感表达方式提及喜欢的人应当属于一个处于暗恋状态中的技术宅的正常表现。且似乎这种方式又显得格外义正辞严而不容置疑。


对,Q喜欢James Bond。


且这与“大英帝国的某些剧组不是很靠谱”一样在Q-Branch成为common knowledge,只是谁都不好意思说出真相而已。且,亲爱的军需官Q,仿佛还以为所有人都不知道这点。


这也与某剧组极其相似。


就像你不能要求一个人在拥有智商的同时拥有情商,你也不能要求一个人在会写代码的时候善于表达爱情。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然而更悲伤的是,他的爱情并不需要表达。


James.情场老手.Bond怎么可能没发现他那总是责怪他使MI6濒临破产的军需官对他的…好感呢?


喜欢一个人实际上很难被很好地掩藏。当你爱慕他,你看他的目光会盛满温柔,会缱绻着四月里嫩绿的一节春色;你的语气,你的句末扬起的尾音;你不自觉地低垂眉眼,将鬓发别在而后的小动作;你会假装平静,却手足无措,最后妥协所有。


James·情场老手·Bond早已看穿一切。


事实上,特工一点儿也不介意这点。至少,这对他的生活并不会造成什么负面影响,相反,这使得他更加容易得到一些装备。虽然特工承认这样“利用可爱的军需官的感情”实在不是光彩的事。不,他相信Q知道的话是不会为他准备32种死亡方式的,最多31种。


而不得不承认的是,Q的确是个很好的人,至少Bond十分愿意与之成为好友。鉴于Q不仅仅希望如此,艳名远播的007…非常愿意逗一逗他的军需官。


爱情导致毁灭,调情使人愉悦。


反正James Bond自信不会付之以爱情,任务的间隙需要亮色。没事去一趟Q-Branch不失为一个不错的选择。


通常,007来Q-Branch不是为了索要设备,就是为了归还(如果还有的话)变成烂铁的设备。然而近日来007特工的目的仿佛变得更单纯抑或更不单纯了。


他经常占据着Q的沙发一个上午,并给出一个荒唐的缘由,“为了享用军需官的高品质红茶。”


“007,我不相信你喜欢红茶胜过马提尼,而且,你完全可以在各种任务当中顺便带回来一点。”来自009,“所以,我有理由怀疑,”


“嗯?” 端着精致的瓷盏慢啜的特工抬眉,报以一个不那么真诚的笑。


“你别有目的。”


“比如?”


“你要是敢再抢一次我的车我跟你翻脸,跟Q套近乎也没用。”


于是007知道了009也没有谈过恋爱。


Q不是很习惯特工忽然的常来常往,这使得他在面对暗恋对象心律加快的同时紧张起“007万一又打什么主意Q-Branch该怎么办”这个问题。


令人奇怪的是007仿佛有一次很长的休假,以至于Q许久都没有写过该死的财政报告,同时他几乎每日,都可以见到这个引发无数麻烦的特工。有趣的悖论。


并且James Bond有时会向他发出邀约,


“我想也许我可以十分荣幸地邀请你共进晚餐,cute。” 绅士风度翩翩地笑说,使人猜测在他问这句话之前他早已定好了座位,拟好菜单。


“乐意之极,…”Q承认他实在是表现地有点慌乱,“但是很抱歉,我得写完这串代码。”


“…”这种答案显然不在James Bond系统设定之内,“很遗憾不能效劳。”


“当然。”


“好吧,明天见。”特工表示遗憾。


“明天见。”


Q迅速地接到,并迅速地开始问自己前几秒钟自己在想什么。 并由于过于后悔而没有注意特工先生的吻别。


这让特工有时候觉得想get与军需官调情的正确方式需要先去研习一下Matlab语言之类的,不过也许军需官会说“这还是不能与我的智商向配”。


至少特工会用摩尔斯电码向Q说晚安,用的当然不是电报机而是手机,所以Q常常在大半夜收到一串难看的字符。


然后第二天去谴责007不科学的睡眠时间并说,“你如果用MI6的通讯设备打电话的话你的语音会被分解为复杂几百几千倍的密码然后再在我这里解码,如果你有用密码表达一些句子的话你还是直接说比较好”,最后不忘补充云,“哦对了这项技术好像是从隔壁裁缝店引进的。”


“好吧,我知道了。”特工很快地重新调整好了状态,“也许你下次可以提醒我入睡。”


Bond说这句话是将语调放得十分轻缓,而此时他们的距离相当近使得彼此可以充分地感知对方的气息与温度。


常年与各种循环语句谈恋爱的Q也明白“怦然心动”是怎样一种感觉。


他觉得有点危险。


他当然明白007不可能和任何一个人拥有一段正常的爱情,挽着爱人的手拥抱泰晤士河的黄昏,在每一个阴雨迷蒙或风和日暖的早上一同醒来。007擅长的,也许只是暗香浮动的夜里,擎半杯酒与女郎交换一个迷人的吻。而他,却自觉泥足深陷。


还是安安静静跟代码谈恋爱比较好,Q想,他得离开一阵子了。


他向M提出了申请。M当然挽留了一会儿,然而还是同意了军需官略显奇怪的请求。


“作为MI6的人,遇事逃避可不是一个好做法。”M最后说。


理所当然的,次日007去Q-Branch的时候并没有见到熟悉的身影,那个卷发的一天到晚抱着电脑想着猫的军需官。取而代之,仿佛是Q之前一个手下正负责着这里的大小事务。


007选择直接去找M。


“亲爱的007特工,上帝保佑你不是来对我说你要去什么奇怪的地方。”M把文件稍稍收拢了一下,抬起头来。


“暂时没有这个打算。”007直入主题,“Q呢?”


“哦,原来为了这个,好吧。Q已经向我请…”M犹豫了须臾,“求辞职。”


“不可能。”007觉得他也许没有听清M在说什么,但是他立即果断地下了结论。


“007,这个世界不是围着你转的。”M起身,缓缓地绕着桌子逡巡,“Q当然有选择的权力,毕竟,如果我是你的军需官,我一定忍不了你三天。”


“不,长官,您的意思是,Q因为难以忍受我而选择离开MI6?”007满脸写着“你逗我”。


“想多了,并无此意。”M认为他知道什么时候8该结束对话,“回去吧,007。相信不久之后会轮到你出外勤。”


007不能接受。不能接受M将“Q要辞职”这件事以如此平常的口吻说出来,好像这件事如“今天的天气怎样”一般并不值得多挂心;也不能接受Q在离开之前居然没有向他表露一点儿迹象,哪怕一点儿;后来他发现,他不能接受的应该是,他对于这件事产生的负面情绪。


习惯是可怕的事,它潜移默化,将人事牢牢攥在手心于无形。


他是否已习惯于有这样一个人,当他身居硝烟战火之时为他指引方向;指责他弄坏了太多装备时耳尖微红;明明无数次拒绝自己奇怪的要求最后却还是应承。


他认为他应该适时纠正这个习惯,特工想。


但当他看见另一个人在Q的办公室忙碌,进出前后时,有声音不断地在他的胸腔叫嚣着,


“你爱上他了。”


“你爱上他了。”


“你爱上他了。”


特工当然也隐藏不了感情,他们做的通常是欺骗自己。


当谎言被击破,习惯被打乱,谁用勇气把一切摊在桌上坦白,谁可以收获蛰伏已久的爱情。


承认吧,沦陷的是你,老特工。Bond有些自嘲意味地笑起来。


“Sir,真是抱歉。”007号特工又一次站在了M的桌前。


“怎么回事?”M挑眉。


“我想请求您给我关于Q的所有信息,顺便向您请个长假,去解决一些个人问题。”


“哦,该抱歉的是我。”M看上去十分愉快,“很抱歉没有完全说实话,军需官先生也是请了个长假而已,并且总部当然知道他的住址等等…当然,这是不许外泄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对于这个真相真是太谢谢你了sir.


“顺便,如果你是去…表白的话,”


“?”


“记得带上猫粮。”


fin/


评论(29)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