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情书

   我亲爱的,Werner·Karl·Heisenberg,祝你生日快乐。

   虽然你已出生一百一十四个年头,过世三十九个春秋,年纪长我整整九十九岁。但是让我借你生日之机表达我的爱意吧,亲爱的海森堡。

   应是今年伊始之时听闻了你的名字。说起来很奇怪,读到你的矩阵力学,你的不确定性时,我并没有觉得你于我会有如何与他人异的影响。二十世纪,有过人的天赋的年轻人有如繁星闪烁,陆续在物理学的最好又最坏的年代展露光辉。你是其中明亮的一颗,可我却没有一见钟情。  偏偏是,知道了哥本哈根事件,那回令人心碎的会面以后------我爱上你了,也许。

   说不清是什么感情,第一次读到哥本哈根会面的时候。一瞬间的,心疼,或者不相信,不相信这是真的,不相信玻尔和海森堡举世闻名的友谊,就那么断了。断在哥本哈根一个平常又不平常的秋天里。毫无理性地,我同情你心疼你我没来由地觉得你是对的,无论你当时怎么想,究竟为的是什么,我觉得你一定是对的,你一定有你的缘由和苦衷。世界误解了你。世界对不起你。 但是我无能为力,除了在夜晚未入眠的时候想起你,想起你与玻尔未能完成的谈话和你在一些科学家那里遭到的冷遇,你被碾灭在硝烟战火里的骄傲。想你永远不知道,在二十一世纪,在一个不说德语也不说英语更不说丹麦语的国家,有很多人这样喜欢着你。

   有时觉得很残忍。因为你的一生早已走完。不容更改,尘埃落定。我了解你是在读一段历史,读一段我触碰不到的历史。隔着纸张隔着亚欧大陆隔着九十九年。我说我心疼你,我仰慕你,我喜欢你。

   没什么人理解,包括我自己。我相信你在我心中的地位一定是重要的,且不同于人,不同于我初三喜欢的人,不同于玻尔泡利狄拉克,不同于我喜欢的欧美演员欧美cp。 我也不清楚为什么我不喜欢玻尔泡利狄拉克独独喜欢你。因为你遭到的不公平待遇?因为你明媚的笑,你的孩子气和你蓝色的眼睛?

   我觉得你是会发光的,你的眼睛你的举手投足里,你的光芒令人心动。我想象过你捧着画板画画的样子,结构把握得清晰,不善光影;你弹钢琴,你喜欢肖邦还是巴赫,夜曲还是奏鸣曲?你也会滑雪,会沿着湖光山色走很长很长;你在船上跳舞的样子,我也想象过,如果我是船上的姑娘该多好。

   你喜欢读诗,也许你会在黄昏火炉前捧着一卷诗集,或者在清晨的海边。真是美妙的生活,只有诗歌和物理,还有玻尔。

   有时候甚至想过,如果你的生命停止在三十几岁会怎样。你不会感到痛苦,不会心碎,不会面对指责。世界少一部精彩绝伦的戏剧,少两个晚年为了同一件事各自神伤的人。

  可这样我便不会喜欢上你了吧。

  你是我的动力你是我的憧憬,是我的可望而不可及,是我溯洄从之去寻找的伊人。我真的,会想起你,很经常。在我做题做不出来,求导求不下去时。我会想,你那么好,我至少应该离你近一点,再近一点。

   很多人知道我喜欢你,因为我提起你的名字时总是笑得弯了嘴角眉眼,而我总是忍不住提起你,好像提起你的名字就是一件幸福与骄傲的事。

  甚至是老师偶然提及与你相关的人事,电子跃迁,能级与不相容,一点跟你沾边的事可以瞬间是我聚精会神。可惜高中物理不会提及你的名字。

   忽然觉得,你就是我生命中的朱砂痣、白月光吧。

   说了这么多,这真的是一封情书了。

   既然成了一封情书,就让我最后再添一句话吧。

   我喜欢你。我真的好喜欢你。

12.5.2015

评论(1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