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如此恋爱(2) 007×Q



Bond乘上了去往哥本哈根的班机。


对他来说,不平常的任务再平常不过,他的生活就是这些离奇诡谲构成。爆炸,枪声,美酒,情话;他简直糜烂醉倒在一场中世纪的冒险里。明知道这不是能够永久的营生,却把它当作日复一日的重复动作。


死亡不是值得意外的事情。活着才是,在每一天睁开眼睛的时候,特工都会诧异自己竟然还活着。


现在Bond坐在飞机上,眯着眼,享用着并不美味的简餐。他忽然想起他的军需官,脑海中过了一遍军需官提及飞机是惊恐的神情,想着他的嘴角竟微微上翘。无聊的时候人总是喜欢想一些会令自己开心的东西,虽然谁都不应该认为军需官怕做飞机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


单纯地,觉得有些有趣。特工为自己开脱。


还好Q读不懂脑电波。Bond心中滑过一丝庆幸。也不知道飞机上有没有信号供Q随时监视。


Bond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思绪总是往Q那里飘。也许是因为他的军需官实在是一个可爱的人。


哥本哈根很美。扑面是北欧小城的风情。街上的小楼全部涂以鲜艳的颜色,也许是为了给高纬度城市带来一分人为的暖意。


一切很顺遂。Bond照着既定计划住进一家小小的旅店,并且知悉了党鞭长的全部形成。在哥本哈根市政厅交接,Bond思索着这个地点。游人如织是不至于,可谁会注意一个看上去只是来此游玩的英国人?


重要的不是怎么杀人,是怎么毫无声息地杀人。让一个在英国政坛举重若轻的人消失,就像从来不曾存在过。寻找一个不会惹人怀疑的理由,使泰晤士报一周内忘记这件事情。这是MI6要做的。


Bond已经盘算好了一个不错的主意。


第二天他简单地洗漱之后便下楼,瞥见前台那用红围巾裹住脸蛋的姑娘,便装作一个友好的游客。


“您能不能告诉我该怎么去哥本哈根市政厅,可爱的小姐?”


“啊,我…” 姑娘显然认为这位英国人比本国的小伙子有魅力得多。她开始用蹩脚的英语解释,“事实上,你可以…”


“事实上我可以告诉你哥本哈根市政厅怎么走。”微型耳机里传来军需官的声音,令他吓了一跳。“而且我相信你知道。”


Bond只好别过姑娘,不无遗憾的。出了门他向Q抱怨,“嗨别这样,这还远远不算调情。”


拙劣的搭讪。“我知道。”海峡那头的声音闷闷的,“专心工作。”


好吧,好吧。特工无奈地叹了口气。


仍然很顺利,一切。此刻Bond正悠闲地坐在长椅上,与游人别无二致,但金发碧眼的游人暗中捏紧了发射药剂的枪。


他是准备用肾上腺素干掉对方的,谢谢Q的装备。心脏病突发,在对方这个年纪不值得奇怪。这是一种强心剂,但物极必反的道理在何处都试用:用量过大会引发室颤,通常是不可被挽救的。前提是他射得足够准。


Bond静静地等待。


他等了很久,早就过了既定的时间。


“会面取消…”耳机里传来Q的声音。而特工突然意识到他来不及答复了。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