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记一次外勤事故 007×Q 小甜饼一发完

军需官不应该出外勤。他早就说过,军需官不应该出外勤。

007号特工一边使出全力握住操纵杆试图使得直升机以最快速度来个最惊险刺激的大转向,一边在心里暗暗想着。当然他知道他是最没有资格这样想的,因为很显然,Q是因为他才被拖下这潭浑水,不,是泥淖。

而Q此时正被困在前方那架灰绿色直升机里。007的目光紧紧扭住前机尾翼,好像这样就能将它肢解。

“不,不。绑架军情六处的军需官,有他的。”直升机在这样的速度下因超负荷而显得摇摇欲坠,风呼啸而过卷走007裸露在外的皮肤上的所有热量。特工希冀通过说点什么缓解自己的紧张。他不得不承认,他很紧张。

“聪明的选择,这比直接绑架你007容易多了并且达到了相同的效果。”

007没空回头瞪一旁那个光头男人。但男人显然感受到了他并不善意的眼神。

“别生气,我说真的。其实军需官不应该只会…在0和1的世界里执掌江山,比如…”

“拜托,Q不是你,黑得了卫星还玩枪。”007明白这不是吵架的时候,军需官应该和另一个军需官吵架而不是特工,虽然另一个军需官正命系飘萍:一个晕机的、不善辞令也不会搏击甚至没扣下过扳机的、一心只有猫的典型死理性派此时忍受着气流的颠簸动荡也许还有身旁丑恶的嘴不断地喷出威胁的话语…紧张感又回来了,还有心痛。

不这不是自责的时候,特工甩甩头。他费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我联系上他了。”

光头男人眼中出现了喜色,“谢天谢地找到了他的频率,你知道技术员们随身都会有一台电脑不论大小,虽然他们通常不用。当他遭遇了危机他会发送特定频率的信号而你可以用这个频率传输信息…看来你对此什么都不知道。”

“十分惭愧。”007以最大的耐心听着并适时的回复而不冲他大喊说重点。

“看来Q是真的很信任你。”光头男子低头一边在电脑上敲着什么,一边说,“…能找到一个同样天才的军需官。”

“我用这个波段的电码确认了一下信息,希望你的军需官可以接收到,以各种方式。”在007忍无可忍之前男子及时地转换了话题。

令他们欣喜的是,他们几乎立刻接到了回复: 虽然仅仅是不包含任何信息的单纯的“回复”。

但这足够了。光头男子继续敲键盘: 你得想办法从你的直升机上跳下来。

逗我。 Q的回复言简意赅。

描述一下情况。 电波又飞了出去。

被绑在椅背上,坏消息。

好消息是?

Q瞟了眼身侧。 后排的男人看来累了。

很好,Bond说你总有一些小玩意儿,相信解开束缚不是难事。 男人望向在他们前上方不远的直升机,充满信心。

哦,我恨他。 对Q来说这也是一件必须要在危机时刻传达的重要信息。

我也是。十秒钟后跳出飞机。收到计时。  敲下最后一行字男人扔下电脑,然后说,

“Bond,把直升机交给我。你可以去接人了。”

Q在心里把他们两个骂了一万遍,认真地。但是不幸,他还是得按他们说的做。

但完全可以做得更好一点儿。

比如他悄无声息地从身后划开皮绳后悄无声息地从腰带扣里摸出一支微型针剂夹在指缝里,指尖贴着腕上的手表以便知道后面的男人们在说什么。

科技拯救世界。

接收到这条扯淡的指令时候他迅速把药剂插进了身旁的人的粗壮的静脉里。身旁的人短时间内不会有意识了。幸运的是驾驶员没有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这意味着他来不及了。Q已然跳脱开来一手抓着机舱上的栏杆,整个人伏在外部机身上。

So is James Bond.

“Q!!”

“不你太远了我办不到我会掉下去的!!”Q不管不顾了,他扯着嗓子大喊。

此时驾驶员如梦初醒发现事情完全逃离了掌控,在不知不觉之中。他妄图以大角度转向将Q甩回机舱中。

“哦不。”Q和驾驶员同时骂着该死。

“相信我,用最大力气踢机身,然后祈祷你体重比较轻。”James单手挂在栏杆上,风使他的语句破碎凌乱。

Q当然懂得利用动量定理。

他跳了下来。

这绝对是他一生中干过最疯狂的一件事。

在极速流淌的气流中,Q绝望地想。

如果有幸Q真希望亲眼目睹这景象:两架直升机外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忽然开始下落。他可以想象他一定很狼狈,但一片混乱中Q只能看见James Bond, 风把他的西装吹起,而他在一瞬间竟然放开栏杆伸出双臂预备随时接住他的军需官且掉下飞机------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

义无反顾地、毫无选择地、无可奈何地,Q投向了James Bond的怀抱。

历史性的时刻。

毫不意外的,巨大的冲力使得007彻底地离开了那架直升机。他们一起在云层水汽中以重力加速度从八百米高空下落,身下是一片广袤的荒原------007单手护住军需官然后拉开了降落伞。

升力牵引着特工减缓坠落的速度,风声在变得温柔。

Q毛绒绒的卷发摩蹭着特工的下颔,而特工先生不加掩饰地凝视着怀里的人。他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指尖轻颤,即使对方看上去镇静不逊于特工。

“别害怕。”

007低下头在军需官耳畔道。

“没有。”

军需官的确紧张。从忽然被人劫持,乘上代表噩梦的飞行物,又强行跳机玩自由落体…简直像荒唐的梦境,他觉得James Bond不应该是James Bond而应该是一只三月兔。

“你笑什么。”特工的低语伴随着他温热的气息流连在Q耳侧。

“不,没什么,相信我。”只是想象一下007长出兔耳朵的样子而已。

“好吧。”Q可以觉察出特工的笑意。没来由地他觉得刚才的惊险是上个世纪的事,而此刻仅仅是一片草木葳蕤。

Q的心率仍旧很快。刚才是肾上腺素,现在也许是多巴胺?

“我应该先道谢还是先道歉,今天的事。”快落地了,特工想起一切皆因自己而起。

“如果为了符合James Bond行事风格,”Q会后悔这么说的,

“你应该先吻我。”

“一切还好吗?”

光头男人的眼镜同时也是联络设备,此刻他收到了来自总部的问候。

“非常好特别好,前面该死的直升机被我干掉了。”

“特工们呢?”

“跳伞技术绝对不如我们的小伙子们和姑娘们。”

“…”

“But they are so sweet.”

“…”

“不Harry你绝对不能没事儿和Eggsy这么玩儿,绝对不能!!”

fin

真是没什么心思写长篇啊怎么办(捧脸
没事儿渣点ooc的短篇就是唯一能做的了。
哦我还欠着hartwin的短篇们。
还有玻海的糖(怎么写怎么虐想想都能哭出来的cp该怎么发糖。
碎碎念完毕。

评论(26)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