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别扭的人该怎么好好谈恋爱 (上) EC/接天启/短篇



有的时候想着他们两个人那些从来没有说开过的话真的让人心痛。


结局仍旧会小甜饼!


________________




“我知道无法说服你留下来。”


Charles望着他的老朋友,与他作又一次的告别。


意外的是Eric竟然轻笑道,


“不,你可以控制人的意念,你可以让我做任何事情。”


Charles不置可否,事实是他并不知道如何回应:控制人的意念,究竟是自己而非对方的选择,而这样的选择没有意义。


“再见,老朋友。”


Charles说出了这一句话,目送着Eric至门边。可就在Eric还将停留于他视线中的最后几秒里,于Charles唇舌间翻覆的字节还是比他的思维更加冲动直接地涌出来,


“Eric。”


“嗯?”


Eric站住了,并没有回头。


Charles翕动的嘴唇终于没有接着流出任何一个单词,因为他需要努力使自己维持一个平静地微笑着的表情。他在Eric的意识里说,


“我们是不是就此不会再见了?”


“也许是的。”


思维宫殿里的Eric摊开手,立在一片春光和暖里,望着坐在台阶上的Charles,如二十年前他们做的那样,可不同的是他们二人不再有如当年般无牵挂的笑容。


“祝你好运,教授。”


思维宫殿里Eric转身离去,消失在一片白花花的细碎阳光里。回过神来的Charles环视四周,也仅剩下光亮得令人难过的墙壁。


“你应该将他留下来。”


Raven从后面转出来,倚在墙上双手抱住身体,对Charles撇了撇嘴,


“因为你舍不得他?”


“不要拿我做借口。”


Raven瞪着Charles。可是Charles坐在轮椅上并没有答复,甚至表情都没有丝毫更改。


“你不是会读心吗?你听Eric的话,其实你一开口让他留下,他就会留下——你为什么不呢?”


“我不会强迫任何人做任何他不想做的事。”


“Charles!你不是在强迫!Eric说你会控制意念这根本就是他的借口托词,你一定跟他说再见才是强迫他做了不想做的事!”


“Raven,别再说了。”


Charles有点撑不下去了,他需要休息。他缓缓地将轮椅调转了方向。


Raven仍然在他背后大喊,


“我算看出来了!你根本就是一个不如Eric的胆小鬼,用着一堆比Eric更加冠冕堂皇的借口麻痹自己试图以此说服别人,你根本就是,不敢承认,不敢开口,恐惧失去所以不断催眠自己!”


Charles离开了长廊。胸口激烈起伏着的Raven没有看到刚才被自己骂得狗血喷头的人的满脸泪痕。




Raven,很显然,在任何情况下对任何事都有不放弃的坚持劲儿,尤其是对自己坚信正确的部分。


她立即离开的庄园,以她所能达到的最快速度来到大门附近。果不其然,那个令人又爱又恨的Eric还没有完全离开。


蓝色的皮肤随着她的步履轻捷渐渐消失,换成饿一副西装革履的模样。她叫住了前方的人。


“Eric。”


“Charles?”


Eric回头的一瞬间眼底满是惊讶,还有更加复杂的情感。但很快他能够意识到自己面前的人究竟是谁,


“Raven,别装了。”


“我当然知道你会看出来。”


Raven不理会他,并没有恢复原形的打算。这里少有人来,否则学生们一定会被这幅场景惊吓到。Raven就如此以Charles的形象挡在Eric面前,盯着他的眼睛,


“你能看出来我是谁不过是因为Charles不会不做轮椅出来罢了,而使他不得不在轮椅上生活的原因是你。”


Eric的表情僵了一下,他想掩饰,但不自觉地咬了下唇。


“Hank告诉我,在你走后越战爆发的几年里Charles消沉地不得了,原因是你走了,我跟着你走了,当然我跟你走是绝对自愿的,我没有为此责怪你的意思,虽然你曾想杀了我。”


“Raven,我非常诚恳地为那件事道歉。”


“不要扯开话题。如果我是Charles,我发誓绝对不止揍你一拳。可是你呢,你想杀了Hank,你不管Charles和我的死活,你的心中除了仇恨还有别的么?”


Eric此时像犯错的小孩一样被矮他一头的看上去是Charles的Raven责骂着,而他一句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反驳。


“我听说你出事了,我去找Charles的时候,他说我说话的样子很像你。Eric,你当时和他又分别了十年——而他居然清楚记得你说话的样子。”


“他居然,因为提到你的名字就红了眼眶,因为不小心看到了你的痛苦就拼命道歉。”


“Eric,我从前认为你在很多方面的看法和行动都胜过Charles许多,可是Charles跟我一起生活了十几年,现在我想问你,何德何能!”

评论(7)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