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谈恋爱是门必修课(2) EC/大学校园AU



可以毫无顾忌地写糖的感觉太好!物理系大学生Erik/生物系大学生Charles


________________




“我恋爱了。”


Erik重重地把咖啡杯砸在桌上,桌子发出沉痛的呼声,Erik的脸色也沉痛而视死如归。


“什么你开窍了?”


桌对面的金发女孩一脸震惊,兴奋和好奇心使她的双眼大放异彩。


“这不是值得庆祝的事,Raven。”


Erik沉声道。


“这是。我们应该为你食人间烟火了庆祝一下。你在和谁谈恋爱?”


Raven举起手上的咖啡杯轻磕了一下Erik的杯沿。


“我没有在谈恋爱,我只是,恋爱了。”


Erik纠正,神色更加沉痛。


“我懂了,那你想和谁谈恋爱?”


“这就是问题,我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物理系的,也许。”


Erik闷闷地喝了口咖啡。他开始后悔把这件事跟Raven分享了,显然她除了超级兴奋以外并不能提供实质性帮助,而且还会加以嘲讽。


“哈!他,我早就说你是个同性恋。”


Raven击了下掌。


“你早就说我不食人间烟火。”


Erik回击,苛刻地指出她的前后矛盾。




Erik试图在各个地方偶遇Charles。但很显然,在可以称得上占地面积极广的校园中偶遇一个特定的人,并不比同时测量粒子的动量与位置更加简单。


他在长长的藤架下逡巡,在食堂在宿舍楼在酒吧在每一个地方左顾右盼期望也许会撞见一双蓝色的眼睛,然而没有。暑假临近,很多学生都开始在准备回家,校园里人影寥寥。他绝望地想他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


Erik不准备回家。他的故国遥远,也无亲人在世,监护人在他十八岁后就将他抛至美国读书,靠面包咖啡麦克斯韦拉格朗日维生。从来都是孑然一身,他抱着书在图书馆里,并不十分认真地感叹自己的生活。


然后下一秒Erik爱死生活了。


他看到蓝眼睛的少年怀着一堆书坐在窗前的位子上,并且在他的视线投向那里时抬头,继而发现了他的存在,继而像他招手。


Erik的理智作出反应之前脚步已经迈出,他无法知道自己的表情也并不想知道。


他们打过招呼,Erik扫了一眼桌上的书,


“我以为你是物理系的。”


“不,不。我想学医,但那实在太可怕了,说真的,所以我现在学生物。”


Charles说起放弃医科时笑得不好意思。


“是的,这比医科轻松多了对吧?细胞生物学分子生物学动物学植物学生态学遗传学……”


意外的Erik没有他预想中的那么紧张,甚至比他平时的状态显得更加放松。


“哦拜托,不要逼我认清现实。我爱生物。”


Erik又扫了眼桌上累起的书,认同地点了点头。


“一般当我谈起专业时,我会和他们谈遗传,谈变异,谈他们的瞳色和发色。”


Charles感到好笑,若有所思地开口。


“然后呢?”


也许Erik真的好奇,但更多的是他愿意凝视着Charles的眼。


“然后我会请他们喝一杯,你知道。”


Erik迸出一声大笑,把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但你是第一个对我流露出同情的,我的朋友。”


“也许我不该同情你,朗道十卷同样令人生畏。”


“好在我们不真的需要读他。不过,我的朋友,我们还不知道彼此名姓。”


“Erik Lensherr. ”


Erik在伸出手的同时感到巨大的喜悦和不可置信,不可置信世界居然拥有如此美好的可能性,而为了确认这种可能性Charles握住了他的手。


“Charles Xavier. ”


评论(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