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谈恋爱是门必修课(3) EC/大学校园AU



有借演员梗啦hhhh物理系学生Erik/生物系学生Charles


_________________




有时Erik觉得一定是他的前十八年活得过于理性,所以注定他会在第十九年的开始掉进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境。


Erik从不敢想象自己会因为与一个人并肩而坐了短暂的两个小时就疯狂地燃起了恋爱的冲动,不敢想象自己会为如此一个人在校园里四处乱走希望着俗套至极的偶遇,而最不敢想象的是他居然成功了。


成功了一半。至少他的确遇见了Charles,并且的确获知了他的名姓。


下一步应该是什么?Erik费力地回想着看过的寥寥的言情小说。请他去喝咖啡?吃午饭?一起做物理题?




也许有个神奇的效应,你碰见过一个人一次后,你每次都会碰见这个人。就好像懂了一个新名词之后在任何地方都能听见这个名词。


所以不需要Erik去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他总是能在校园中看见Charles,也许因为时值六月尾声,学期结束之后,只有极少数人仍徜徉在这里。


但是,打从他们在图书馆告别算起,Erik第一次碰见Charles却不是在学校里。


那是一次有趣的经历,Erik想。当时他正从遥远的小商场骑车回来,车把手上还挂着一大袋生活用品,跟着起伏不平的道路一起摇摇晃晃。世界无论从什么角度上看都以一副百无聊赖的状态呈现。然后他看见了Charles。


从一个十字路口忽然转出来的Charles,同样骑车与Erik走在同样的一条路上。


Erik原本以为他被淹进了一坛卤汁,此刻乍然扎进冰水里。他没有来得及过多思考,直接深吸一口气更加用力地蹬车。闷热的空气把他的碎发粘在额头上,而他正前倾着身子大喊,


“Charles!!”


“Charles It's me!!”


“It's me Erik!!”


“Hold on!!”


在从Erik结束呼喊到声波传入Charles耳中的片刻里Erik闪过一个念头但愿附近千万别有认识自己的人。但事实上就算附近的确有认识Erik的人也绝不会把这与Erik真正联系起来,鉴于Erik的一贯形象。


Charles听见呼声猛地刹住车回转身来,差点和迎面没来得及减速的Erik撞个满怀,而后他大笑一声。


“哦天呐,Erik。”


Erik觉得他应该做出解释同时不知如何解释,同时深刻认识到理智永远需要为冲动买单。他刹车刹地太急,身体没有把控好平衡差点一个趔趄向前摔去,加上体能消耗太大,及各种原因导致的心律失常,他吐出的句子断断续续,


“我买东西回来,路上看到你在前面,所以,我就追上来了。”


Charles看着Erik有点狼狈的样子莫名觉得心情很好,他推车与Erik一起向前走着,的眉梢眼角都是藏不住的笑色,


“我回家了一趟,现在骑车回来。”


“你回家?”


Erik相当惊讶。


“事实上,我家就离这相当近,骑车半小时就到了。”


“那你不回去吗?”


Erik脱口问出,他意识到Charles定然不会留在学校里过一个夏天。他对答案紧张的同时提前感到失落。


“不。如果我回去,家里只有我和妹妹两人,跟我们都留在学校里并无不同,我们的书房不如学校的图书馆大。你呢?你回家吗?”


Charles随意地谈论自己家中孤独的氛围,语气甚至是欢快的。然后他问Erik,


“跟你一样,加上德国离这很远,而且我还没有妹妹。”


“我下次一定把我的妹妹介绍给你认识,她相当可爱。”


Charles说完这句话决定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于是他转而道,


“我们来比赛谁先骑到学校!”


Erik显然没有跟上Charles跳跃得飞快的思路,他还在为上一句话感到紧张担忧,怕Charles认为自己和他妹妹有希望,才想反驳,就见Charles已经翻身上车大笑着出发了。


“喂!”


Erik抱怨地大叫,以不逊于Charles的速度追了上去。


等到校门口时两人都已精疲力竭,但仍然胜负难分,于是他们接着沿着校内的道路疾行而去,绕进了远离楼群的景观区,然后Charles先放弃地跳了下来,直接把自己摔进一边的草坪上。


Erik也跳下车,撑着膝喘气。


天这真是疯了,Erik想,我居然和Charles Xavier一起骑车冲进校园就像一起长大的小男孩做的那样。


因为沉浸在过分的喜悦和对现实的不信任中,Erik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后是一片湖水而Charles笑容满面,站起身来的同时推了他一把致使他跌坐在浅滩里。


“damn it Charles Xavier!”


Erik勉强在水里立起身抓住Charles,这是他从未想过的可能会做的事,把他同样拉进了水里。


“哦不,我的朋友,我刚刚想嘲笑你像落水的达西先生。”


Charles胡乱地把水花向Erik的脸上拍去。


“比起我,你才像达西先生,风度翩翩,一看就很有钱。我最多像不受待见的穷牧师。”


Erik忙着回击,这回他们真像小孩子了,一边打水仗一边打嘴仗。


“真高兴你也看简奥斯汀,我还以为你是死理性派。”


“这两点并不冲突,Charles,我为数不多看过的爱情小说之一。”


而后两人再次大笑起来。

评论(5)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