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无数夜晚中的其中一个 EC/接天启





Charles把自己裹在一团厚重的夜色里。他不想开灯所以看不见钟,凭感觉猜测此刻应该快一点了。


很多个夜晚Charles就这样清醒地从很晚的时候到很早的时候一直平躺在那,想了很多事又什么都没想。过多的信息需要他的大脑去处理,因而影像纷叠涌入脑海时就像一片空白。


但是今天Charles感到了异常。铁门吱吱作响,唱着暗哑的歌。是Erik来了。不会是他。


一定是Erik。他不可能回来。Charles倏地睁眼环视四周,只有窗帘缝里渗出清微的光。Charles撑起身子,勉强伸出手臂把窗帘拉开。他看见熟悉的身影,Erik以一种看上去相当奇怪的状态缓缓上升,Erik真的回来了。


Charles意识到这点时第一反应居然是发自内心地笑出了声,也许是一个人飘行来到窗前的景象实在有趣,总之他把窗也拉开了,抓起椅背上的外套披上,喊道,


“你在做什么,亲爱的朋友?”


Erik没意料到Charles会发现他,显得相当无措。但他还是继续浮了上来,攀着窗沿翻进室内,


“你不欢迎我吗?”


“你在夜里偷偷潜入庄园试图进我房间,我不知道我说欢迎是不是代表了别的什么暗示。”


此时Charles重新稳稳地靠在床上,就着月光打量他的朋友,顺便开个无关痛痒的玩笑。他的心情很好,但意外地感到平静。Erik倚着床头小几。


“你为什么不睡?”


“我睡不着,你能看出来这点。”


“我以为你预卜先知知道我会来所以等我。”


“你从前没那么自作多情。”


“我真伤心。那么,你想下盘棋吗,教授?”


Erik低声笑了,这样的对话使人轻松,或者单纯见到Charles就使人轻松。他也知道Charles同样对他的到来感到喜悦。此时Charles半卧着,仰脸看他,他很想将Charles就势揽到怀里。


“不,不要叫我'教授'。”


“为什么?我愿当你的学生。”


“我的学生都很爱我,他们令我骄傲。”


“我也很爱你,而且你说过你为我骄傲。”


Charles摇了摇头,挪动身子把脸靠在Erik的臂上。Erik揽过他肩,现在他想吻对方的额头。


“谢谢你,希望这不是一个玩笑。”


“这当然不是。”


“我只是因为,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叫我Charles了。”


“你一心一意只为办成这个变种人学校,却希望少一点人承认这个身份。”


“说实话,Erik,你的承认让我感到失落。”


Charles这样说道,但同时也笑着,令人难以得知他说的到底是不是实话。


“那我得跟你吵上一架,你是为这个睡不着吗?”


“通过让我认识到你是个混蛋来帮助入睡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那么我们下棋。”


“不,Erik。如果可以,我想和你出去走走,但我怕吵到学生们。”


“这不值得担心。你可以坐上轮椅,然后我从窗口把你送下去。”


“轮椅相对窗户可是一个庞然大物。”


“相对别人窗户,是的。但是对于你的,我想最多拆掉一块玻璃。”


Charles绝对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但实际上他允许了,归咎于夜晚做不出明智的决定。于是他搭着Erik的肩被安置到了轮椅上,双手抓着扶手紧张地笑,


“我又多了一种人生体验。”


轮椅从地板上浮起,幸运的是Charles的窗户足够大至不需要拆玻璃,夜晚的风吹在Charles的脸上使他的神经战栗而兴奋。


“现在你该后悔叫我混蛋了,我的朋友。”


已经下降一段距离的Charles听见后发出一声哀鸣。




他们平稳地落在草地上,然后信步乱走。


“你为什么今天过来?”


“回来看你。”


“我很高兴你用了'回来',但是这话实在不像一个德国人说的。”


“德国人也有说实话的权利,Charles。”


“但是你还是会走。”


“我还是会走。因为你从不开口留我。”


“你知道,Erik,如果你想走,我不会挽留。”


“Charles,我有的时候觉得你温柔到固执,你固执,可怜,可笑到让我不知道拿你怎么办。”


Erik轻叹了一声,偏过头来注视着Charles,他的眼里蕴含很多情绪而Charles没有勇气分析,而只能鼓腮怒目而视,


“是我不知道拿你怎么办。你让人又爱又恨,你的脆弱让你冷酷不近人情。”


“我近人情,Charles。我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感觉,爱一个家是什么感觉。”


Erik是真的在叹气了。Charles后悔自己说出的话,他咬着下唇甚至惊慌失措了。


“对不起,Erik,非常对不起。”


Erik摇头轻笑原谅Charles,事实上他从来不准备生气。他们走得靠近湖了,湖面水波潋滟裹着片片清光。


没有丝毫先兆地Erik跳进湖里,Charles在惊叫的同时大笑,转动轮椅试图躲避水花,但是徒劳,他转眼也被Erik看准机会拉入水里。Charles扶住Erik地肩确保自己平衡,然后另一只手往Erik脸上泼水,对方大声制止他的同时不敢松开他的腰,从而让Charles有绝好的攻击角度。


“Erik,我们多大了?”


“加起来不到一百,余生尚且漫长。”


“余生漫长你却不留下来共度。”


Charles用欢快地语气说,以掩盖他内心巨大的失落感。


“也许等我们老了,我们可以一起并排坐着看日出日落,晚上下棋,时常吵架。”


“不得不说,你让我减少了对老去的恐惧。”




他们都湿透了,于是他们重新回到房间。Erik在Charles的指点下找到了两套衣服,他扔给Charles一件衬衫然后蹲下来开始帮Charles换裤子。这个过程用了太长时间,Erik一直抿着唇,扶住Charles的腰让Charles可以把湿的裤子换下,用毛巾擦干后换上干的。


“谢谢你,Erik。”


Erik没有回复Charles的感谢,他的喉头紧迫涌上泪意使他害怕一旦开口眼眶会红。他自顾自地开始更换衣物,Charles就枕着靠枕欣赏他的身材,目光不含情欲全是爱意。


“我要走了。”


然后Erik道。


Charles一把拽住Erik的袖子。


“这不公平。你可以找到我,而我却不能找到你。”


“你可以找到我,Charles,你一直都可以。”


“但我找到了你,看你在距我很远的地方我无法过去你随时可以走因为我追不上你。”


“你可以叫我,Charles,我会回头。我永远都会回头。”


Charles借着抓住Erik手臂的力前倾了身子直接拽住他的领子,他们的脸离得很近呼吸交织在一起,Charles想吻他想榨干他肺里的空气在对方已经穿好衣服后想和他厮缠,但他在两人保持这个姿势几秒后只是安静地蜻蜓点水般地吻了吻Erik的唇,然后松开了手。


他们离得如此之近因而他们能够发现对方的眼里都盛满波光一片像夏夜的湖水,因而他们随即在还能微笑的时候告别。


Erik一定还会回来,在一个Charles睡着了的夜。

评论(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