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谈恋爱是门必修课(7) EC/大学AU



Raven并不是非常好。


________________




几天以前还在欣喜于假期时学校的空荡安静并借了一堆书搬回宿舍的Charles不得不又费心整理箱子并思考着怎么把一堆书搬到另一个地方,但他乐在其中。


Charles像个将要度假去的小孩一样,对未知的目的地感到好奇和憧憬,急于知道有个朋友作伴的日子会是什么样的。虽然他在社交场合中往往处于焦点,但生活不是舞会,他从小的习惯让他的身边少有Raven以外的人。从前Charles觉得这足够了,但现在他想,不,这不足够。


当Charles和Raven带领着Erik站在Charles的家园前时,Charles从来没有一次像此刻一般觉得这栋大得过头的篱墙和与篱墙纠缠不休的藤蔓都郁结着几百年前的腐朽气息的庄园可以显得如此生机勃勃。


“Charles,我有点理解你在这里活不下去而一定要住学校了。”


Erik瞠目结舌了一会儿,发出感慨,对友人报以善意的嘲笑。


“你知道,英格兰的好处就是,在荒郊野外经常可以捡到一座城堡。”


“我和Charles就是城堡里的恶魔,Erik,这就是我们把你骗到我家的用意所在。”


Raven恶狠狠地用目光威慑Erik,她希望拎着他的领子警告他他还没有把她哥哥追到手虽然她觉得他快了,但不。


“不,是我把他骗到我家,而不是我们。”


Charles转头对Raven强调,一股子开心劲儿让Raven开始怀疑Charles确确实实也喜欢Erik,进而更让Raven感到她被世界抛弃了。




Raven又不怀好意地提议为了防止Erik找不到路迷失在古老庄园的诅咒里不如就住在Charles隔壁吧,也许Erik晚上说梦话对Charles表白什么这就很有趣了,秉持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理Raven相当地乐见其成。但是,没想到的是Charles认为她说的很有道理。


现在轮到Raven觉得Charles是故意的了,从邀请入住,到邀请住在隔壁,简直是教科书式的套路Raven祈祷着Charles不要真的搞个大新闻。


决议提出以后,Raven第无数次觉得Erik欠自己一千次,因为她总是可以看到晚上十点以后其中一个从另一个的房间走出来。你们干脆住在一起好了,Raven暗骂。


更加不利的是,Raven的房间在走廊的另一头。因为她对Erik和Charles晚上都会聊些什么一无所知,信息不对称是她不能允许的事,作为Erik的同学好友,Charles的亲生妹妹,她认为自己有充分正当的理由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于是她在某天晚上,在楼下的客厅与二人道过别以后,并没有去做自己的事,洗漱看书之类,而是潜在门后,静听走廊上的动静。


不久Charles和Erik同时上楼来,并且不负期待地进了Erik的房间。然后动静消失,Raven趁此机会沐浴更衣,等到她再次听见动静时已经过去了两小时。


第二次,Raven发现他们进的是Charles的房间。她决心研究他们究竟在做什么,及他们晚上先进谁的房间是不是随机还是背后有因。但是相距遥远无法达成目标,Raven想了一会,没有遇到很多道德上的顾虑,决定偷窥一下。


下棋,又是下棋。还能干点别的事吗。Raven从没有完全关死的门缝中看见二人相对而坐,面对黑白棋局,认为这样紧张的空气实在没有什么好闻的,于是她沮丧地溜回去了。


已经证明了他们去Charles的房间的确就是下棋,经过多次行动之后,Raven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那么他们去Erik房间的理由呢?Raven的探索精神没有很快地给她一个结果,因为很多次门没有留下缝隙。但这使得Raven的好奇心被彻底的激发了,小姑娘总是有好奇的天分的。她想她可以借口去找Erik,反正他们认识,而且Raven确信她推门进去目前还不会遇见什么状况。


她深吸气,迅速地敲了几下门,以示她并不真地看重的礼仪,而后推门进去。


啊这真得有趣。Raven咋舌。两个人听见门声惊讶地回过头来对上Raven同样惊讶的目光。


“不得不说,我非常吃惊于为什么你们一定要在一个房间里做题,一个物理系的,和一生物系的。”


Charles把笔拍在桌上,挑眉微笑,


“没有任何矛盾,Raven,因为我们都在做数学题。”


“大家都是理工的你们为什么不邀请我。”


“Raven,我有必要提醒你,大晚上的你穿着睡袍突兀地出现不是个礼貌的举动。”


“Charles,我也有必要提醒你,大晚上的你们两个不各自去睡觉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你是高中查寝的吗?”


评论(4)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