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谈恋爱是门必修课(8) EC/大学校园AU



Raven简直操心极了,给一节温馨的日常(


________________




除开每晚Charles和Erik是下棋还是做题的不确定之外,他们的生活过得相当规律。


Erik是起的最早的那个,也许是德国人的血液让他无法容忍在既是仙境又是陷阱的被枕中消磨太多时光,他会选择换好运动衫绕着大宅跑上几圈。偶尔Charles也能早起和他一起晨跑,他们的运动衫丑得如出一辙而他们为此大笑不已。


然后Erik敲门喊醒Charles,每次Charles都大骂Erik无情,Erik可以听出门里的人翻来覆去摸索着穿衣的声音,这时他总是令人惭愧地心神摇曳,而在Charles推门而出的一刻收起笑容。


然后再他们轮流做早餐,反正英国人的早餐和德国人的早餐除了在红茶有多甜上不是非常一致其他没有什么不同。轮不到做早餐的人可以趴在厨房里的小几上做填字游戏。当然填字游戏并不总是能完成,有时日光过于温柔地拍在颊边手背总能唤起回潮的睡意,Charles常常在Erik喊了三声以后才睁开惺忪的眼;而Erik总是被对方的背影吸引,目光粘在Charles的衣领上分舍不开,以致不得不承受Charles对德国人不会做填字游戏的批判。


完成一切之后他们才会一同去叫Raven起床。这相当不容易,所以他们分工明确,一个负责拼命拍门,一个负责拼命叫喊,Raven得过好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地出门,一边抱怨她哥哥哪来那么稳定的时间表。


除了下棋之外他们还会打牌。Charles和Erik惊讶地发现二人居然都会赌场里的牌戏,于是Erik提议把赌注作为谁去买午饭回来。但当Charles输了的时候,他会说这种全靠运气的游戏不值一玩,无视Erik对其中也有技巧的反驳。


Raven有时出现在他们身后。而Charles一向有虚假的自我认知,以为自己将妹妹照顾得让她没有任何不是那么好的爱好,显然他错得很离谱。但他还是会立刻要求Erik和他一起停止玩二十一点改成二十四点。


Charles会和Erik一起在书房里看书,分别攻克繁杂的知识点和令人眼花缭乱的方程。有时Erik忘记了时间甚至忘记了身边的Charles,他为自己能做到这一点感到由衷喜悦,在Charles试图把他拉到世界里来时他绝望地贴在书上说他是一只死猫。




Charles的院子里有颗老树,Raven喜欢在树下荡秋千,或者坐在秋千上看书,或者坐在树上看书。


一日她又占据着王位时强硬地喊住了即将进去找Charles的Erik,忽略了对方不耐烦的表情,指责他过河拆桥。


Erik也并不生气,甚至还有点开心。


但转而Raven又居高临下并语重心长地说道,


“我知道你觉得你已经成功地成为了Charles很好的朋友,也许是最好的。但是你听着,朋友和恋人是不一样的,你得多做点什么,确定他喜欢你,或者明白他不喜欢你。”


Erik的表情有点僵,他不知道该回答什么,该回答Raven什么或者该回答自己什么,他全都不知道甚至没有想过。


“我说过,Charles有过女朋友,当然这不代表他不能有男朋友我不知道毕竟我们是英国人,他喜欢调情他那么迷人,你要不抓紧就等着哭吧。”


Erik沉吟了一会儿,真诚地说,


“谢谢你如此信任我,Raven。”


“如果你能成为Charles的男朋友,你等着吧。但在这之前,我愿意给你提供建议,因为Charles有过的女伴我都不喜欢她们都没有我好看。”


Raven一挥手道。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