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谈恋爱是门必修课(9) EC/大学校园AU



我快要完结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Erik开始让自己直面Raven提出的问题,如何和Charles更进一步,或干脆地放弃和Charles更进一步。


人总是贪得无厌的,但人同时害怕失去。在这二者的取舍间人们收获刺激,爱情和赌博本来就有类似之处。有许多人得偿所愿,也不乏人倾其所有。而Erik,可怜的Erik,显然没有必胜的决心,现在他才认识到怀疑一切的信念也许从小起就深深地埋藏在他的心里盘踞成割不断的蔓藤。


Erik开始自问是不是真的喜欢Charles,就因考试之前短暂的对话。而Erik悲哀地发现,就算起先他并不是情感深重,或许只是一时好感,但经这段时日他不可挽回不可救药地真切地喜欢上了Charles。


不。Erik把头埋进臂弯里。就让他在这美好景象中再耽搁一会儿吧,只要他每天醒来确定自己能见到Charles,只要他每天醒来确定自己见到的Charles身边没有女伴。




但是,事情往往不会进行地很顺遂。在不久后的晚上,Charles兴致勃勃地宣布我们开舞会吧,一整个夏日里如果没有舞会简直辜负了季节。Charles还补充说,


“Erik,你应该多认识点朋友。”


我认识你就够了。你和Raven,我不需要其他朋友。Erik几乎怨恨地想。虽然在他抬头对上Charles认真关切眼神时又责备自己不该有这种情绪,但是去他的,我根本不算作一个考虑因子,而你仅仅是随口一说罢了。我只会是你众多朋友中的一个。Erik几乎愤世嫉俗了,与此同时他又拼命强迫自己不要这样。


过后Raven向Erik解释这是一个传统,每年夏天Charles总是会带着Raven参加一个夏夜舞会,在不同的友人的家里,通常是以学校中的同学为主。而不同以往的只是Charles今年想在自己家里举办舞会罢了。


Erik发自内心地对舞会感到排斥。也许是因为Raven说过的话,Charles善于与女孩们调情,也许出于天生厌倦社交。总之Erik讨厌舞会,但现在Erik又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或者说没有足够的勇气拒绝又一个可与Charles共度的夜晚。一个舞会而已,他对自己说。




事实证明没有人比Charles更加适合举办舞会。他有够大的庄园,且庄园之中没有会管束他们的人,这简直是圣地。


而Erik悲惨地被拉去采购无数种需要的食物,或者制作邀请函,确认将会到场人数。


令Erik惊讶的是,Charles竟然邀请了助教,其中就有那位监考他们电磁学考试的Hank,此外还有名动一时的Emma,以及无数Erik陌生的名字。


谁让他是Charles,Erik绝望地想。Charles身着正装光彩照人,在被打点过一番的大厅中旋转来往与人群之间,熟练地握手问好与女孩子交换一个眼神,恰到好处地顾及每一个人。这真属于天分,Erik胡思乱想的时候Charles忽然拉过Erik一下子把他塞进这团令Erik茫然的盛大景象里。


“Charles,你是怎么把Erik邀请来的?我以为他最好一个人过一辈子。”


叫Logan的家伙挑衅地向Erik招手,一边侧头对Charles讽道。


Erik瞪了Logan一眼,显然不愿多费唇舌。他从前与Logan相处得并不愉快,此时他又多了一个不喜欢这舞会的理由。




酒,音乐,舞步,眉来眼去和花言巧语,像一块块深红绛紫的色块,拼接起时下的世界。Erik感到眩晕,他试图寻找Charles,但无果。Charles消失在大片的颜色里了,颜色当中最鲜艳的是他的唇色,于是Erik开始在眼前的纷繁中试图寻找一片亮色。Erik没有喝酒,但粘腻的空气已然使他醉了。


“喂Erik,你应该去跳舞。”


Erik视线游移不定之时他寻找的对象已然走向了他的身后,搭上他的肩膀笑得灿烂。


“不,Charles。”


Erik明确地拒绝了,他回头看Charles的眼睛,灯光堂皇都跌入Charles的眼睛里而Erik也有幸跻身其中。


“不要跟我说你是德国人。我记得海森堡毫不排斥跳舞。”


“是的,和狄拉克一起,对事物的因果特点展开了一定的探讨。”


德国物理学家海森堡问英国物理学家狄拉克为何不和女孩子跳舞,狄拉克反问海森堡为什么要和女孩们跳舞,海森堡答因为她们都很好,狄拉克问你和她们跳舞前怎么知道她们都很好呢?


Erik觉得这针对此时来说像一个微妙的隐喻,因而他笑了起来。


“我想你……”


Charles的语句被Erik的动作截断了,因为Erik在邀请Charles共舞。非常明确的意图,也同样令人惊讶,而使Charles发笑,拉住Erik的手,


“不,朋友,国际舞可以一男一女跳,可以两个女孩子跳,但不允许两个男孩共舞。”


“我没有听说过。”


Erik反对的理由有德国人的强硬,因而Charles不能拒绝或者说不非常想拒绝,于是他叹了口气,挽着他不乐交际的朋友走入人声之中。


Erik的眼光温柔地过分了,Charles没有察觉,或者他察觉了但没有感到丝毫异样。他们一边跳舞一边笑出声来,而此时弹琴的人弹起韦伯的邀舞。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