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谈恋爱是门必修课(10)完结篇 EC/大学校园AU



其实这应该算我第一篇写完的欧美AU吧,写得非常开心!没有背景沉重束缚的EC撒起糖来格外轻松没有压力!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一开始有这个想法后动笔写,写到这里觉得有些地方没有写出我一开始的想象,怪我太废,然而还是非常开心!食用愉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harles和Erik抱着忘乎所以的心态任由五彩斑斓的景象和人流在他们身边旋转,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他们站在中间大笑着等着离心力把色块甩到空中去,不,没有离心力,Erik修正,是科氏力。


他们的配合并不算默契,Erik总是踩到Charles的脚或者身边掠过的女孩的裙裾,而后激起一串惊呼。Charles毫不留情地嘲笑Erik作为一个德国人一个德国物理系学生简直丢他的祖师爷的脸,一边忘记了自己作为一个英国人忽视规矩这不应该的举动。


“我真伤心,Charles。”


舞曲演奏到一段连续流丽的右手琶音时一个女声突兀的响起,Charles回头看见Moria 两指夹着高脚杯倚在玻璃柜边冲着他调笑道,


“我记得谁上次一定要约我下回做他舞伴。”


“Sorry, but I have had a partner. Erik,Moria, Moria,Erik. ”


Charles把他的朋友推到身前,不顾对方抗拒的表情,于是Erik只得微笑礼貌地握住了Moria的手踌躇着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吻她的指尖,而Moria带着有趣的神色打量Erik,


“Well,祝福你们。”


而后她对着他们抬了抬酒杯,扬长而去。


“哦亲爱的Moria恐怕误会了什么我的朋友,希望你不介意。”


Charles望着Moria远去的背影乐得不行。


Erik对Charles急于向他澄清一切感到生气,而他的气氛又没有一个合适的着力点因而只得漂浮在欢腾的空气间显得格格不入而愈发恼人。他低垂着头,避免直视Charles的眼睛,对道,


“你刚刚说我是你的partner,我以为你在调情,Charles。”


“不得不说我惊讶于德国人的词典里还有‘调情’这个词。”


Erik怀疑Charles在逃避在周旋在绕着舞池一圈一圈地旋转就是不肯直奔主题,这简直快逼疯Erik了;而转眼Erik又觉得Charles什么都不知道,他一定什么都不知道,是自己自作多情自讨苦吃自怨自艾自暴自弃。显然酒精已经将Erik的理智抹杀殆尽。


“哦,你不知道的多了。”


“比如说?”


我喜欢你我从见到你的第一面就喜欢你了我想吻你我想吻你我想吻你。Erik应该庆幸Charles没有读心的能力,否则他一定不能在Charles身边做长久的停留。


“Raven和我是秘密情侣。”


“不,你让我相信薛定谔是正人君子都不能让我相信这个。”


Charles夸张地叫了一声,援引死去的人表明自己态度毫不顾忌是不是晚上会梦见半死不活的猫。


“我喜欢你很久了。”


“这听上去更令人信服一点,你要承认,我确实对你有吸引力。”


Charles认同地点点头,没有注意他的朋友神色一僵,慌乱地踏错了步子。


一曲结束之后他们松开彼此。Erik试图寻找一个相对安静的位置使自己的思维从混沌中清晰起来,使自己的思维找回对自己的思维的控制。而Charles去参加拼酒,在Erik发现时已经来不及去阻止Charles的逞能行为,他以令Erik目瞪口呆的速度和量度往身体里倾倒酒液,而Erik无声叹息。


Raven出现在Erik身后拍了拍他的肩,


“得有人去阻止Charles。”


“那个人会是你,Raven。他一向如此么?”


Erik闷声答道。他回头时发现Raven身边还站了Hank,一时感到惊讶。


“收起你的眼神,Erik,我们只是在谈恋爱而已。”


Hank不是非常自在,好像他在课堂上更加有活力一点。在Erik斟酌着想如何表达他的思想感情时,Raven又道,


“我认为你们应该成为很好的朋友。因为你们对于我们家来说,似有类同之处。”


“谢谢,但我一早和你说过,在谈恋爱和想谈恋爱是不一样的。”


“怪你给我造成了你每天都在谈恋爱的错觉。”


看你们都这么说你们都这么说,Erik感到字面意义上的心脏抽痛,他不应该喝那么多的酒。




不应该喝那么多酒的还有Charles,Erik冲到Charles身前抢下他手中的酒杯时他抬眼有点不满地盯着Erik,酒液摇摇晃晃洒成蜿蜒的轨迹。


这时天光已经很晚,多数人已告辞离去,厅堂中只有稀疏的几处人声。


“哦Erik你是谁你要来管我?carpe diem。”


“我是你的朋友,这足够了。”


Erik握住Charles的手腕,吐出字句后字句反过来垒在胸口,有沉闷的迫压感。


Charles沉吟,Erik以为他不会回话的时候他粲然一笑,


“得了吧Erik,我知道你喜欢我。”


Erik猛然松开了捏住Charles的手。


“是的我得承认你对我有吸引力,现在,Charles,玩得差不多了。”


“看你们德国人多认真呀,记得住每一个笑话,从不敢真正说所谓逾矩的话。我说我知道你喜欢我Erik,从很早很早以前就知道你喜欢我。”


看你果然全都知道了,Erik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是个跳梁小丑。从多早以前呢?从我们一起跑步一起下棋看书还是从那一次你把我推进水里还是从我们一见面我的迟疑开始?Erik小心翼翼维系着的关系好像玻璃地面忽然在他身后崩塌,身后是断崖,所以他绝望地面对此时,


“是,Charles Xavier无所不知。但那又怎样?我们是朋友,我喜欢你,这不矛盾。”


“那如果我也喜欢你呢,Erik?如果我也喜欢你呢?”


Charles的神情复杂。他侧着头,一手扶住Erik的肩让Erik直视自己,Charles嘴唇勾起但眼眶氤氲着雾气又好像要哭的样子,他一连串地发问,


“你问过我吗?你问过我吗?”


“你不确定你在说什么。”


Erik犹豫着回答。我也不确定我在说什么,他想。


“我确定我在说什么,就像不确定性本身一样确定。”


Charles援引物理学举世闻名的定理。


“Charles,oh my lord。”


Erik低声喟叹,


“我相信你今天说的不是拒绝,Charles。”


“有时你让我感觉我才是被拒绝的那个。”


Charles的眼边有一滴泪不经意滚落但他确确实实在无比愉悦地笑。而Erik让自己相信了这不是三重梦境不是平行世界之后,上前一步拥抱住Charles而后将他举起来疯狂转圈。




“我开始怀疑这是你哥哥的阴谋了。”


Hank睿智地对Raven说道。


“很有道理。”


Raven看着远处灯光下的两人,非常赞成Hank的理论。


“Charles真是天才。”


“不管怎样,Erik和你现在真的算有共通之处了。上帝,我想杀了他。”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