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如何正确约会 EC现代AU 一发完



设定他们都是高中生啦。


突如其来想写,一个愉快的小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Charles轻快地跳下巴士车,过马路的同时随意地望向对面街道。而一个人突兀地出现在他的视野里——他在树荫下的长凳上垂着头两腿交叠着坐着,阳光扫过他的肩背挥下修长投影。那是Erik吗?那是Erik吗?Charles的内心叫嚣着。


惊讶让Charles的脚步耽搁了一会儿,从他身后疾驰而过的电瓶车发出尖锐的警告声与此同时还有驾车人的咒骂。但Charles无暇去想其他任何事了,他快走到对面了,应不应该上前和Erik打招呼?Charles慌乱地想。


他们是同学,当然是同学但也仅仅是同学,Charles对于此总是有怨恨。更准确地说,Erik是Charles在高中中想要发展成恋爱关系的那种同学,遗憾地是他们没有。


这是Charles慌乱的原因,而Charles惊讶的原因在于他清楚的记得一次闲谈之中Erik透露自己的住址在城市另一头,如果做地铁的话从Charles家到Erik的住所大概要走一程,在Charles的家门口偶遇Erik的概率大概就和神夏年内平坑的概率一样。


此时此刻,不需要Charles取舍决定,这边刚才发生的短暂混乱吵嚷让长凳上的Erik抬起头来向马路上瞥了几眼,理所应当地他看见Charles,而Charles同一时刻也盯着他,也许是Charles看错了也许没有,Erik通常镇定不苟言笑的脸上有一须臾浮现出可以称之为惊喜的神色。


“嗨,Charles!”


Erik热情地招手,Charles不是非常确定这个形容词是否有机会用来形容Erik,但目前的情形让Charles找不出其余的形容词。


“Erik,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做地铁绕晕了还是为了来这里抓精灵?”


令人清醒的是,Charles流淌着随时随地与所有人都能言笑的天赋,即使他现在的心跳仍然离平静很远。


“事实上,的确是的,我在网上买了电影票想看电影,可是却没有留心电影院的地址。今天早上我才惊讶发现那家电影院在这附近。”


Charles觉得他知道对方说的是哪家电影院了,他认识,当然,从这条路上顺着向前走就是。方向过分明确,以至于指路的人实在没有担心对方不能顺利走到的必要。这太糟糕了,他踌躇着是否有个让自己陪同Erik走到那里的理由。


“你是不知道该怎么走了吗?你应该高兴遇到我,我对我们家附近熟得很。”


也许Erik会提出让自己带他走,Charles希望。


“那真是太好了。你可以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走。”


该死的,Charles不能原谅自己居然犯了这样的错误。Erik怎么会认为自己找不到路呢?但是,Charles没有意识到自己此时的思考仅仅停留在上句和下句间,而忽视了整场对话中的逻辑联系,比如Erik何以一个人来看电影及不疾不徐地在这儿坐着,他无暇顾及。


“是的,是的。从这里一直往前走,你就会看到的。”


Charles沮丧地说。


“二十分钟应该可以走到?电影还有半个小时开场。”


Erik没有即刻前行,而是接着说道。


“天哪,Erik,五分钟足够了!”


Charles惊呼。


“那这真是——”


Erik显得倒不如Charles惊讶,而是表现了一种犹豫的心情。


“你应该找个地方坐着喝点什么,朋友,相信我电影院的咖啡店不会有位子的,而我碰巧知道那附近有一个小广场也许我可以带你去逛逛。”


Charles发挥了他对人际交往的所有勇气连贯地说完这一长串话。


“你真是太好了,Charles。”


Erik露出了真心实意的笑容,而Charles努力地抑制住自己嘴角上扬得过分并对自己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Charles带领着Erik走过长长的遍植梧桐的街道,有时谈笑几句学校中发生的事。虽然Charles是名义上带路的人,但他故意落后Erik半步,以便不流痕迹地偷眼看Erik的侧脸。


Erik比Charles高半个头,人也比Charles沉默冷静,不过十七八的年纪,比起Charles给人的亲和力Erik可以给人安全感。当然这只是Charles的一面之词,更多的人将Erik视为难以接近的。


但此时Charles的心跳奇妙得平静了,妥妥帖帖地搁在胸腔里感到前所未有的舒适愉悦,并认为世界上一草一木一人一事从来没有如此刻般恰到好处各归其位,并希望这条路长到没有尽头可以一直一直这样地走下去。


但现实往往不如想象中。他们已经见到了电影院。Charles领着Erik左转,走过影院,又过了一个马路来到另一条街上,向前走了几步拐进一个广场。


“真是别有洞天,Charles。”


Erik对于忽然开阔起来的视野,感叹道。


Charles并不急于回答,拉着Erik来到一家露天咖啡店要了两杯拿铁并迅速付了帐,在Erik对此投以不满的眼神时笑答,


“我的地盘我请客。”


Charles不该这么想,但这真像一个约会,看上去是而实际并不一定是的落差令Charles小小悲哀了一会儿。但是,他在家门口遇见了Erik,跟他走了一路,现在还在一起喝咖啡,这已经让他感谢生活了,Charles安慰自己。


“你看什么电影?”


Charles找着话题。


“谍影重重5。”


“好选择,你看完记得告诉我它跟007比怎么样。”


“看得出你对这部片子实际上相当担忧,Charles。”


“不,你知道我很喜欢007,把前几部片子和最近的片子平均一下打分的话还是能及格的。”


“其实,Charles,我想到也许你不需要我来告诉你因为我想起来我好像不小心买了两张票,所以,和我一起看电影?”


在Erik说完这句话,在Charles听完这句话,在Charles确定Erik刚刚一字不差说的就是这句话,之后三秒,Charles认为自己心里乱得一塌糊涂但抓不到任何实际内容。


“你请我喝咖啡,我请你看电影,非常公平。”


Erik紧张地补充。


这真是,越来越像一个约会了,Charles不受控制地想。


也许他的确是。Charles用了两秒钟思考他应该在之前二十分钟思考的东西,关于Erik出现的缘由,关于使用订票软件时发生的过多意外,关于Erik的严谨性格和这一路上充满着的不确定性。Charles横心,就算自作多情,最多自认尴尬。


“Erik,告诉我,这是一个约会吗?”


“回答'是',或'我现在就可以吻你'。”








多时以后,Raven与Charles聊起这件事。


“你知道网上订票只可能把两张选成一张,不可能把一张选成两张的吧,Charles。”


“是的。”


“你也知道Erik问过我你喜欢什么类型片子,并且当时坐在那里是想问我我们家具体地址吧。”


“谢谢你告诉我,Raven。”


“我还猜过你在Erik的计划进行到第几步时会识破,你真令我高兴,Charles。”


“管他呢,我们都在一起了。”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