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如果X战警上知乎:理智能否战胜感情? EC/接天启

以前写过如果特工们玩知乎hhhh



今天的问题其实也是lo非常好奇的一个问题呢。



————————————————



想问一下大家,理智有可能战胜感情吗?

如果说,我完全明白我与我喜欢的人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继续喜欢他只是浪费感情徒然使得自己时常伤心,那我有没有希望通过不断强化我‘这样下去是无用的‘的信念来使我放弃喜欢他?感情是可控的吗?




教授X(不想为教育事业现身的庄园主不是好的生物学教授)



谢邀。


虽然我有一群可爱的孩子,但绝大部分还没到思考感情问题的时候,个人也不是研究这方面的,但是既然有人邀请,还是勉强回答一下。(笑脸


不知道题主说的浪费感情,是指他没有希望喜欢你,还是三观不同无法谈恋爱?


如果是前者,题主不要放弃希望;如果是后者,题主更加不能放弃希望了。



从前,我认识了一个人。


他像冬日的海水一样凛冽尖厉,与我熟悉的永远明亮的天光和夜晚颓靡的酒会格格不入,像在两个世界。但是非常奇怪,人总是会被不同于自己的人吸引,这样可以毫无保留地给予对方欣赏仰慕甚至爱情。总之,他像冬日的海水一样横冲直撞地拍晕我,灌入我的鼻腔胸腔。


我的直觉通常很准,这是天赋我得承认。因而在我见到他时我几乎绝望地判定我们总有一天会分开,以好的方式或者不好的方式。但我还是说服了他,让他加入我们,让他暂住到我家来。


我说过,我们总有一天会分开,但我没有想到他的离去来得如此之快。我发现了并且试图阻止,是的,我试图阻止,人总要有向命运抗争的精神。我在夜晚的绝好保护下凝视他的眼睛然后歇斯底里地在心中喊叫天哪我爱上你了我爱上你了你不要走,他走了,而后又回来。


再次在家中见到他时我几乎怀疑起我的直觉并不总是正确,对自己的不信任让我欣喜若狂。我们像所有朋友一样熟悉起来亲密起来,奔跑着大笑着拥抱春光,你知道我在见到他时觉得他像一个很难露出笑容的人,而和他一起大笑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事。


也像所有朋友一样,我们会为一些事争吵,不同的是我们争吵的问题似乎更棘手一点。我们观点上的对立无比尖锐,就像你无法把磁铁的北极和南极贴在一起。我的直觉又回来了,我们总有一天会分开。


那段时间我从未敢于说我爱他,出于我坚信他绝不会报以同样的感情。如果我们终会各自离去那么我不要加速这个历史进程,他是我的朋友,可能只是我的朋友。


暗恋你的朋友确实是一件痛苦的事,


你要忍住,你在和他下棋的时候要尽量盯着棋盘而不是他的颈部,你在和他散步的时候要掩饰因为肢体触碰而带来的皮肤战栗心跳加速,你在酒吧的时候因为不能和他调情,所以和所有人调情。


但人往往难以总是让理智掌控着自己,人有时会非常清楚地用理性认识到自己接下来做的这件事毫无疑问是冲动的。非常矛盾,但事实如此。


我们曾一同出行,走在没有树荫遮蔽的路上空气变得灼热粘稠,浮动着种种不稳定的因素。我提出要给我们买冰激凌,他当然同意了,于是我们走进一家冰店,店里总是搞出奇怪的噱头,比如,情侣如果彼此亲吻就能第二支冰激凌半价,之类。


我冲上去问,同性情侣算吗?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趁我的朋友没有反应过来,我揽过他的腰略踮起脚亲吻他的脸颊。我的后颈和太阳穴都滚烫起来,血液不断上涌冲撞我的大脑让我无法思考。


他搭上我的肩,并没有显得生气。于是我付了一个人的钱买了两个人的冰激凌。


抱歉我是英国人,我在出门之后和他这样解释。


而你相信德国人的幽默感,他嘲笑我也嘲笑自己。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我的思考变得艰难因而只能重复吃冰激凌这一机械动作。我也许在试探我的朋友,但总的来说我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的心脏被各种情绪填得过满因而以一片空白的形象呈现在我眼前。


因为过于专注于吃冰激凌而使冰激凌很快消失,我的朋友又把他的几乎没动的那只递给我,眼神就像看一个小孩。


我毫不犹豫地接过来,说,这是你的报复吗,让我身材走形。


他一脸,说得好像你不吃这个冰激凌身材就不走形了一样。


我有一瞬间觉得也许他也是喜欢我的,因为他显得那么温柔,甚至让我忘记初见他时他的形象。



但我说过,我们会分开的。我们真的分开了。


以不好的方式。


而且我失去的不仅仅是我的朋友。


我现在是真的希望用理智来压抑我的爱情,催眠我自己。但很遗憾,我的理智没有强大到我以为的地步。白日的时候似乎我的确成功了,成功地劝说自己不要为他伤心,甚至夜晚的时候我可以做到不做噩梦,睡前想明天的计划,微笑着迎接日出。


但是压抑住的总会以更加凶猛的态势令人猝不及防地喷涌出来。就像洪水一样,宜疏非堵,我以很大的代价才认清了这个道理。


后来既然理智催眠不了自己,我选择用酒精。你看我把感情当成什么?这不是一个对的选项。


再后来,过了很久,大概十年。我出于某种原因再次见到我的朋友,然后我们开始互相指责,冲着彼此大喊,掀翻一切,抽象的与具体的,一切都乱七八糟。


我恨你,我对他喊。


然后突兀地他抓住我的肩膀,然后我的呼吸被夺走,这不是什么适合接吻的场合情侣们,不要在飞机上接吻、


我的情绪是空白的。我的悲伤愤怒开始抽离,震惊或者,喜悦,也没有来填补空缺。我艰难地问他在做什么。


他说,做我十年前想做的。


因而我知道了一切并且我知道他知道了一切。我想哭又想笑,最后什么也没说,然后我们再次一别十年。


年轻时比较容易因为三观相差巨大而不能在一起,但是岁月会磨合观点最后求同存异。等到我们都不再年轻了,我们也不再分开了。



我的故事讲完了,不太清楚,但我想表达的是也许题主喜欢的那个人同样也喜欢题主你,只是你没有发现,如果你们三观不同,那也不是什么致命问题。


还有,喜欢一个人是藏不住的。你的神色,动作,言行,都会暴露出你看待这个人与看待其他人不同,如果你们交集足够的话。所以试图抑制也是没有用的,就像你无法强迫自己喜欢一个不喜欢的人一样,你无法强迫自己不喜欢一个喜欢的人。


我诚挚地祝福题主。


(评论里一群问三观怎么不同的,这个我没法说,你可以想象一下你和你爱的人,你吃咸豆腐脑他吃甜豆腐脑,你吃咸粽子他吃甜粽子,你吃甜元宵他吃咸元宵,这种)


(评论里一群问我一个英国人为什么对中国的吃的感兴趣,鱼炸薯条和薯条炸鱼这两个选项没什么好撕的,一点也不有趣)





不像写字台的乌鸦(乌鸦的新品种)


看不出某教授除了发狗粮意外其他目的。


当然是发给你们吃的,我是一只有对象的乌鸦。


回答一下问题,有什么方法让理智战胜感情,这个问题的答案跟,有什么方法熬夜不伤害身体,是一样的。


希望你们都懂这个梗。





-也许还有后续?

评论(1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