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三次Charles和Erik的见面都很尴尬,第四次有不同(上) EC/现代AU



大学背景,愉快的小故事,暗恋Charles很久的Erik悲哀地发现每次和Charles见面总是非常尴尬,但是他们还是谈起了恋爱。Raven非常心累。


________________




Charles和Erik的初次见面并不是那么愉快。


一切都怪final,不仅让大量灿烂的光阴淹没在浩如烟海的文字里,还在破坏学生的睡眠娱乐饮食的同时破坏学生的爱情。一切都怪final。


如果不是final将近,Erik就可以花更多的时间了解Charles的生活,通过各种方式。也许他们可以在紫藤架下偶遇,交换对诗歌和戏剧的看法,探讨前沿问题,留下电话号码,而不是在本该安静却被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吵得不得安宁的自习室。


说回那天。Erik抱着一叠习题踩着早晨八点的钟声进入自习室,而学生对于补考的恐惧超出Erik的想象以致所有位置都被坐满。


上帝给了Erik一扇窗。窗边Charles Xavier,不会错,而他身边明晃晃留下大片不被遮蔽的日光——几乎唯一的空位。


Erik不假思索地来到Charles身边,低声向他道歉表达了自己对他面前的座位的需要。


然后上帝用窗户夹了Erik的脑袋。


“真抱歉,朋友,这里有人了。”


这里没人,很显然这里没人。Erik在心里大声反驳。总不会是不希望我坐在这里而虚构了一个并不存在的人物,Erik稀里糊涂地想,第一次与Charles正面交谈这一事件让Erik通过早餐和锻炼获得的清醒消散殆尽。


“你不会告诉我这里有什么神奇的生物,你观测它时它存在我观察它时它不存在。”


于是Erik以变得不友好的语气说道。Erik的坏情绪来得毫无缘由但又有理有据。一切都怪final,还有睡眠不足,食堂煎坏的蛋。


“什么?”


Charles皱起眉头。他皱起眉头时如此有魅力Erik被自己的想法吓到,而这使他更加心烦意乱,


“我理解医科生不懂物理系的笑话。”


“哦不你不站在歧视链的顶端,如果你是物理系的。我可以再解释一遍,这里将会有人。”


Charles也并不友好,他语气急促,以往他会耐心道歉但今日他一反常态。


“而现在没有,我不记得什么时候自习室占座可以变得受规章保护,Charles。”


Erik直接坐了下来,并且直呼其名,而忘记理论上自己不应该知道Charles的名字。三秒之后他认识到这一点,嘴唇抽搐了一下。


“你知道我名字,还知道我是医科的。”


“请你原谅,我想你在学校的确声名远扬。”


“如果你执意要坐。”


“我执意要坐。”


Charles显得生气,但他咬了咬唇不再无谓争执下去,因自己确实不占理。而他还是生气,无缘无故却又有理有据。他粗暴地翻开书开始背解剖学,一边试图解剖他的怒意来自。也许是因为他不习惯被人拒绝,但他通常对人相当礼貌不易生气,也许因为空气闭塞,但他前两天还心情很好地自习,也许因为对面的人长得过于好看,不这条是什么,不这条应该是正确的因为它无法被证伪。


Charles混乱地想着,直到人体骨骼和Erik的脸混在一张图里Charles才发现自己什么时候已经抬头,而Erik什么时候也已经抬头,他们的视线撞在一起发生惨烈的车祸。


“你为什么看我。”


“你为什么看我。”


因为你很好看。


因为你很好看。


他们都没有得到回答然后瞪了彼此一眼然后继续让自己埋首于书中,然后表面平静实则暗涛汹涌地度过了二个小时,然后Charles合上了书。


Erik抬起了头,恐慌地发现自己除了搞砸了和Charles的初次见面意外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而Charles要怀着对他的不满离开。他要做点什么,必须。


“你等候的对象并没有出现。”


“意外,也许她发现你之后对我感到生气等着回头骂我一顿。”


“她,你的女朋友。”


“我妹妹,如果你好奇。我以为你知道我的名字专业也应当知道我有个妹妹。”


“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有个女朋友。”


“你不应该关心这事,顺便我没有女朋友。你该告诉我你的名字。”


“Erik,Erik Lensherr,告诉你以便你日后杀了我吗?”


Erik挑衅地问。但他开心于Charles问了他的名字,虽然无论如何他们的对话都说不上愉快。他给Charles留下了深刻印象,负面的那种。


“只是觉得很不公平,你知道我名字。”


Charles扔下一句话后转身离去,Erik独自陷在众多不说明任何的情绪里试图抓住思考的主线。最后他得出了结论,Charles想必是讨厌他,而他前期为Charles的各种绸缪在这一刻显得苍白无力,付诸东流。


哦不明明是Charles的错,明明是Charles不讲道理乱甩脸色。哦但至少Charles关心了他是谁,也许他还有戏而Charles没有看上去得讨厌自己也许他故意表现地不讲理来掩饰对自己抱有好感。不这太荒唐了Erik你清醒一下。


Erik放弃了找回他的思考能力。




Erik认识Charles的妹妹。他现在很恨她。


Raven告诉ErikCharles是在等自己,而自己睡过头了放弃去自习,她给Charles发了短信但Charles没有看。Erik指责Raven跟Charles不是一个专业还要约一起自习。


“你和Charles也不是一个专业你还是坐到他身边而且你知道他的专业还是我告诉你的而我随时都能告诉Charles你喜欢他很久了你想想清楚。”


劈头盖脸一顿责骂。


“我也可以告诉他你和Hank谈恋爱我想他会很惊喜的。”


“你大可告诉他代价是我把我知道的全部告诉他,出于好心我建议你放弃这个打算然后帮我打包一份咖喱炒饭我到宿舍下取。”


见鬼的一对兄妹,Erik想。


“Charles现在是不是对我印象很坏。”


“他刚才来信说早上遇到一个叫Erik的混蛋。”


“我什么也没做错只是指出一个人没有对两把椅子的控制权而已。”


“你喜欢他所以就是你搞砸了一切。”




Erik没有放弃再一次遇见Charles并且友好地交谈的希望,虽然他已经错失一次机会而第二次还不知何处。


第二次碰面以更加戏剧性的方式发生。


三天后,Erik绕着教学楼晨跑,迎面撞上奔来的Charles。字面意义的,撞上。二人速度过快,冲量过大,Charles没有掌握好平衡趔趄跌在地上。


Erik吓坏了,他后退着忘记道歉,蹲下身想询问Charles但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这混蛋。”


Charles从牙缝里挤出。


是的我知道你对我的评价了。


“我没想到你会突然出现。你怎么样?”


Charles撑着膝盖站起身,显然重心不稳。Erik同时起身手僵在半空不知道该不该扶住Charles。


“如你所见。为什么我每次碰见你没好事?”


“两次。”


Erik申明样本不够不足以说明问题,他没有透露自己在很多场合都偷偷观察过Charles所以严格来说对Erik不是两次,但对Charles是。


“哦走着瞧。”


Charles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中含有还会遇见Erik第三次第四次的意义在。


“我要不要扶你去找校医?”


Erik还是握住了Charles的胳膊。他紧张地握得过紧,令Charles打他手背命令他松点。


“扭伤而已,你能扶我回宿舍吗?”


Erik怎么会不答应。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完全地反应过来,觉得这有些太像俗套的情节了,但不同的是Erik从来没法把事态引导到一个浪漫的地步。


Charles把扭伤的脚那半边身体的重量压在Erik身上。他本身比Erik矮,这个角度便于观察Erik的侧脸。这时他想也许他发现了为什么第一次他们会吵起来,因为Erik的面部表情过于紧绷了。


而且非常得不自然。


Erik在紧张,Charles想,千真万确。不至于吧他没什么大事不会报复Erik的,Charles愉快地想,同时惊讶地发现自己是愉快的,这个发现又令他更加愉快而笑出声。


Erik惊讶地发现Charles是愉快的,他疑惑地看向Charles。Charles低头轻笑,抬头对上Erik的眼神,不住地笑得更加厉害,而他自己不知道他为什么发笑。


“我要道歉,Erik,我那天想必态度冒犯,你得原谅一个快期末的医科生。”


Charles没头没脑开始道歉。


“你说这话的原因是怕我把你摔了?”


“不你不能这样我是被你所害。”


“你奔跑得过快。”


两人站定又开始了争执,但这次争执是不成功地因为Charles吃错药了似的再次大笑起来,此时他们面对面站立所以Charles扶住了Erik的肩,Erik从他身后扶住他的背部避免他向后仰。


“不,停止吧Erik,我们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幸运来得过快又一次把Erik的正常思维挤上风口浪尖,颠来倒去最后缴械在爱情的魔爪下。虽然Charles是说朋友,但上天作证这是一个伟大的进步是一次革新是从行星模型到玻尔模型的飞跃。


“我们和好?”


“我不认为我们真的有争吵过,但是,好的,我亲爱的朋友。”

评论(1)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