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三次Charles和Erik的见面都很尴尬,第四次有不同(下) EC/现代AU



在谈恋爱这件事情上,似乎Charles总是显得比Erik更聪明一点。小甜饼食用愉快啦!


________________




如果Charles和Erik见面不是以不幸为结尾,那么一定是以不幸为起源。


事情说回七天以前。Erik在度过愉快的一段时光,主要是回想与charles的对话眼神交流还有肢体上的接触,之后,悲哀地发现自己感冒了。


这不是一件容易发生的事,对于每天锻炼作息规律的Erik来说,唯一的解释是天气太热。一开始Erik没有在意,仍然每夜和高数线代电热奋战,希望以自己的免疫力扼杀病毒,直到他终于考完了试,骤然放松的躯体被埋伏多日并未被杀死的病毒一举击败。


Erik大病一场,昏昏噩噩每天像是行走在云端,眼前的事物歪斜成诡异的如克莱因瓶般的形貌。


如此持续四天,Erik一开始认为自己不需要吃药到后来已经忘记了吃药这回事,直到Raven打来电话听到Erik吓人的嗓音之后大惊失色,逼迫他在自己的电话监视下穿衣出门,到校医院检查开药。


“不,Raven,你别喊。”


Erik不明所以地抱怨道。


“滚到医院去Erik,你死了Charles和我不会有怜悯的。”


Charles,Erik听到这个名字精神一振,医院,他说不清这两者有什么关系但既然Raven说有关系那么,去就去吧。


Erik踩着云雾飘到医院门口,认为自己脑袋快从脖子上掉下来了但是身体却拴在空中,四周人流穿梭不能给他造成任何感觉,他毫不慌张但茫然无措。毕竟他几乎从未到过这里,能够记住方位已属奇迹,不能奢求他反应出更多。


Raven负责任地撩下电话也往这里赶来,出于对Erik现在是否有清楚的神智的怀疑,她不能让他一个人飘来飘去。


但她停住了步子,在医院门口,然后感到被空气噎了一口,逼着她的肺脏后退连带着人也后退,然后掉头迅速消失。


哦她怎么能忘了自己伟大的哥哥挤掉了无数人抢到了这个假期在校医院,说是校医院同时接收外面的门诊患者,实习的机会呢。




当Charles看到Erik的时候Erik也看到了Charles,并抬起僵硬的胳膊向他机械摆手,


“Charles,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


Charles深吸了一口气,


“答应我Erik,千万不要在任何一家别的医院对任何一个别的人这么说。”


Charles穿着白大褂,虽然他还不到真正应当实习的年纪但他的行头看起来好极了,Erik这么想着但是思维已经不能承载他的想法,所以他说出来,


“Charles,你很好看。”


Charles把手背贴到Erik的额头上,咬紧下唇,然后拉过Erik的腕就把他往里拖,


“谢谢,Erik,但你很糟。”


Erik在Charles的指挥下先吞了退烧药,上床,躺平,嘴里叼着体温计眼中盯着Charles的一举一动。他的思维迟缓,甚至不能感受紧张或者多巴胺的分泌。所以他很平静,直到Charles在和一人低语几句之后搬来一个仪器来到他的床前,一把掀开他的上衣。


冰凉的触感让Erik惊觉,勉强撑起头,发现自己的上衣被撩开露出一片渗着细汗的坚实胸膛,而Charles正在鼓弄着一个个灰色的小圆球,并用指尖勾画着Erik的胸部区域。


Charles明显感受到了Erik皮肤的忽然紧绷,一手抓着管线一手握住Erik的手,安慰道,


“哦Erik,只是给你做个心电图。你别担心我会对你做点什么。”


非常理所应当,这句话对Erik起到了完全相反的效果。


但好的是这同时让Erik清醒过来,思维和记忆如光电般穿梭,明白无误地嚷Erik认识到了他应该认识到但还没有认识到的一切:他病了四天,他在混沌状态下被Raven逼着来医院感谢Raven,他在医院看到了Charles,他被Charles逼着爬上了床感谢Charles,现在Charles要给他做心电图。


灰色的小球吸附着他的皮肤,Erik想象着这其中有蓝色的电流涓涓流过,混合着Charles的体温,使他胸膛上的每一个毛孔都战栗起来。


这非常得可怕。你知道喜欢的人和自己走路时隔着衣物碰到手臂都能让人心跳加速,遑论喜欢的人给你做心电图。


“天哪,Erik,你的心跳快得吓人。”


Charles在几分钟后取下Erik胸前的圆球,拉出仪器打印出的纸张,对着起起伏伏的曲线惊叫道,


“你早搏那么多,心率像跑完步又碰到心上人的青春期少年。你知不知道感冒应该尽早吃药拖着不管会出事的我要给你抗生素了Erik,我得去向医师申请。”


说着Charles体贴地为Erik重新拉下上衣然后准备起身离开,Erik此时已经思维清楚但他攥住Charles的衣角,拒绝Charles离开,像个烧糊涂的小孩子一样睁大了眼区别是此时他非常理性地明白自己的举动多么疯狂。


这幅画面并不正常,但诡异得和谐。目光永远清冷鲜少回应女生们的爱慕外人看来一心只和物理谈恋爱的Erik毫无防备地瘫在床上扯着Charles不让他走。


“Erik,你多大了?”


Erik不动且不回答。


“Erik,我去给你拿药。”


Erik不动且不回答。


Charles认命地坐在了床头,无奈地看向床上这个人的眼睛,嘴唇,锁骨,这个人不知好歹的坚强和不明所以的脆弱。Erik得逞地闭上眼,觉得自己也许可以睡上一会。


Charles陷入回想,想自己和Erik见过两次这是第三次,都不在一个好的环境下发生,但无论见到他想到他都觉得自己认识他很久了。他每次都很紧张,都不讲道理,这很奇怪,但是吸引人去接近。


无论如何,Erik现在看起来就只像个需要心疼的小男孩。


Charles收起思绪,在Erik的呼吸变得缓慢且平稳后轻声离开。




Charles去为Erik拿药,然后被导师喊住跟着实习生们一起看一个病例,以及种种乱七八糟的事,等他回去发现Erik已经走了。


Charles莫名地担心Erik甚至感到抱歉因为Erik醒来时并没有看到自己,随即他认为这是自己想太多,而繁忙的工作学习让他必须把一些想法抛之脑后。


直到黄昏,Charles回到宿舍,想起Erik的药。在去送给Erik之前他先打开电脑,惯例问候他的妹妹。


“Raven,你好吗?”


“每天闲的要死,我应该关心一下你有没有遇见奇怪病例。”


“Erik,和你说过的那个混蛋,发烧了。”


“人都会生病,这不算奇怪病例,倒是你很少用混蛋形容一个人。”


“我找不到更合适的形容,你可以告诉我该怎么称呼他。”


“你的病人不是我的病人。”


“Raven,我问你一件事。不许笑,不许砸电脑。”


Raven看到屏幕上跳出来的这行字,立即前倾身子眼睛快粘进对话框里。


“我的朋友见到我好像每次都很紧张,而且有性冲动。”


Raven愣了一会儿,大叫了一声一把扯过床上抱枕把头埋进去大笑起来,过了一会她终于平静下来,还摇头晃脑地回味刚才那句话。


“天哪,这真不像你会对我说的。”


“我知道你看AO3,妹妹,也知道我一点也没给你的心灵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我不想问你怎么知道的,是Erik,没错吧。”


“我很想问你怎么知道的。”


“抱歉漏说一句,你告诉我你怎么发现他对你有性冲动的我就告诉你。”


“我学医,Raven,在一个人平躺的时候这是很容易发现的。”


“我认识Erik,我告诉他他看上的人是我哥哥并且我哥哥学医。”


这不怪我,Erik,Raven有一点点歉疚地在心中对Erik说,但反正Charles知道得差不多了。


“谢谢你,Raven。真是我的好妹妹。”


“我从这句话里听出了危险的气息。”


“所以他真的喜欢我?”


“他真的喜欢你。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如果他表白我会答应的,我只能说。现在我要上去给他送药,下线。”


Charles向后仰去,椅背生硬地抵住他的脊柱让他皱眉,他甚至在给Raven这个答案之前完全没有思考过自己喜不喜欢Erik这个问题。


好吧,好吧。直面自己,笑对人生。


Charles怀着这样的信念拎起药出门准备去看顾他的爱慕者有没有又把自己弄成惨兮兮的境地。




“Erik,是我。”


Charles推门而入,房门只是虚掩,Erik以百无聊赖的状态歪在靠椅里腿上还搁着专业书,见到Charles以后露出惊喜之情。


“我需要随访我的病人。现在,吃药。”


“抱歉,Charles,我给你带来了很多麻烦。”


Erik起身接过药瓶,抿了抿唇认真地说,


“为了不带给我更多,你先吃药,然后休息。”


“现在才九点。”


“那我们能聊聊,也许。说真的,Erik,你不想说点什么吗?除了抱歉,不想睡觉,之类,你不想对我说点什么吗?”


Charles用充满了启发暗示意味的语调说。


“……什么?”


“关于你知道我的名字,知道我的专业,别跟我说我声名远扬那不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关于你说话时不符合他人口中Erik形象的紧张,关于你心律过快,关于你拉着我不让我走。”


“Charles,你……你听我解释。”


“不我不听。”


“我喜欢你我想接近你我想和你在一起。”


“好的。”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