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悖论及感情问题的研究 TSN/ME无差/短篇



我们要拿出解决数学危机的态度解决感情危机。


________________




人往往生活在矛盾之中。


Mark厌倦矛盾,一个系统如果允许矛盾就会推出任意命题为真,一个程序如果出现矛盾一切都将崩溃。但事实是,如同众人一样,Mark无法摆脱矛盾。


他也试过走出困局,理清他与Eduardo之间那乱七八糟的事情和他们已岌岌可危的关系,而不幸的的是,他走不出来。


Mark不希望Eduardo与自己不相往来,但是做出将Eduardo推出门外的决定就会导致这一结果,而他无法不做这个决定。这是矛盾显而易见之处。


人们倾向于同情Eduardo的遭遇而认为Mark是错的,而Mark认为他的行为无可辩驳的正确且是理性人的决策,因而对世人被感性充满的心胸致以不屑和愤恨;而如果世人存在着客观理性,认为Eduardo的确是有错的Mark在某一方面也是受害者,Mark同样会感到憋闷因为承认自己的难过于他而言是折损了他的骄傲。这是不那么显而易见的矛盾。


所以他拒绝道歉,也拒绝辩白。拒绝修复别人的受伤的心,也拒绝展示自己受伤的心。


这令事情变得没有转圜余地。


人往往生活在矛盾之中。每一个难解的悖论出现都会引发一场危机。理发师给不给自己剃头,克莱因是不是数学家,人往往对于这些问题非常无措。


但是,发现了问题,就要去致力解决问题。即使问题的确棘手。Mark很想给Eduardo打电话,告诉他他应该理智一点,分清楚感情问题和商业问题不同属于一个集合。Mark向Dustin表述了这个想法,被后者严肃地批评,


“你对人类一点都不了解。”


“不,我了解我自己,我了解Eduardo。”


“你不了解Eduardo,你只是喜欢他。”


“看看天才的Dustin你从哪里得出的这个结论。”


“如果你在心里的确不承认这个事实那么现在你会追杀我而不是问我从哪里得出结论。”


“不我,”


Mark很想用讥讽的口气继续和Dustin拌嘴毕竟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娱乐活动但他忽然感到心虚因而不知回击些什么。


这又是个矛盾。Mark并不真的认为自己爱着Eduardo,但他只要想象Eduardo与别人成伴侣,他的确想象过,就会感到难过无比,像是比现在他们不相往来更加难以挽回的失去。


Christy不算,Mark一眼看得出来他们不会长久。



当然在Dustin听到这个理论之后夸张地质疑天哪Mark你不把这称为爱情你把什么称为爱情。





对于Eduardo,一切同样相当混乱。


正面感情不可能被负面感情抵消,它们只能不断强化对方进而强化自身迸发出激烈的内心冲突。


所以Eduardo完全不会忘记Mark,完全不会因为恨意泯灭爱意,即使他自己全然不会意识到。事实上他太在乎了,因为他太在乎Mark所以这一次他想知道Mark有多在乎他,会不会来求和。漫长时间过去他越来越能够理解Mark当时作的决定,与此同时Mark并未前来求和,这让他后悔又不甘心又失望然后迸发更绝望的希望,希望Mark先迈出这一步,即使Mark有理由不先做妥协。


结果是时间越长越煎熬,每分每秒都是沉没成本。


Eduardo学过经济,所以他必须要当机立断。


以不愧对上过的课这种理由去走着第一步,Eduardo对此感到惭愧不甘但又别无他法。他总是妥协的那个,打开Messenger页面的时候他自嘲地想。


不,其实Eduardo并没有出卖尊严。他只是在感恩节的时候,向Mark发了一条祝福信息,信息中没有Mark的名字,就像群发的一样。


这样一条信息当然可以解读很多。他用facebook,他没有特别地将Mark剔除出联系对象这也许说明他不在意了,等等。


这很可笑,这比其他事情都要可笑。明明只是想给他发信息,却要伪装成为给所有人发而他只是所有人中并不重要的一个。


Eduardo想,这是他干过的最可笑的事。


Eduardo发完之后立即关闭页面,五分钟后他又打开,没有任何信息提示,他又关闭,也许是Mark忙于工作他总是这样,也许是他刻意不会那也没什么值得在意的,他又打开。


然后,就好像存在一个时间点,一过这个时间点信息就不停歇地开始轰炸他的界面。


“Eduardo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真高兴你用facebook了。”


“你的情感状态还是单身。”


“上一句话没有任何别的意思我不是嘲笑你或者别的什么很显然我也单身着不我不是想说这个。”


“有一些话我应该告诉你但是Dustin说我不了解人类谁会听他的。”


“关于那件事如果你还在生我的气但我们应该说清楚我们必须要说清楚。”


“你不应该生我的气因为我想说的是,商业问题不应该被牵扯到感情问题上,这是两回事如果把他们放在一起世界必将走向毁灭。”


“你看我们和解了但你事实上没有跟我和解,我不懂你为什么会生气那么长的时间Dustin和Chris都非常想你。”


“如果你需要我道歉我会道歉的你只要知道我并不是真的觉得自己错了就行。”


Eduardo看得啼笑皆非,这种扑面而来的鲜明的个人风格让他无比怀念而有了流泪的冲动。




Mark每天都会构思如果Eduardo忽然来电会怎么样,忽然出现在自己家门口会怎么样,理性来看这些事情都有可能发生但是希望非常微小,但Mark从未放弃过构思。


他没有构思过的是一件可能性更小的事情:Eduardo用Messenger来联系他。


即使那看上去不是Eduardo为了与他和好而做的事,但是与此同时Eduardo也不是会和所有好友庆祝感恩节的人,所以一定事出有因。


如果Dustin知道了Mark的思考过程他一定会说他是选择了自己愿意相信的一部分事实相信,但很可惜,Dustin大部分时候对大部分人的判断都是正确的,但他真的没有Mark了解Eduardo。




“你呢?”


Eduardo敲下几个单词,针对Mark若干条信息中的某一条提问。


显然Mark没有为他的指代不清而困惑,因为Mark显然踌躇了一会才给出回复。


“如果你要知道,我会说,是的,我也很想你。”




有些事只是需要一个引燃的火苗,然后就可以自发地反应下去。


时至今日他不在乎道歉,也许他们两人都欠对方一个道歉但是这不重要。重要的是,Mark需要知道Eduardo从来都在等他,Eduardo需要知道Mark从来都在等他。

评论(4)

热度(43)

  1. ryeong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