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关于如何重归于好 TSN/ME无差/短篇



第一篇真·甜饼。


以及Dustin天使我不是故意的!写到最后我干脆只写对话了真是好堕落呀。


________________




跟一个断交的友人恢复关系甚至把关系更进一步没有多么难,如果你有另一个足够贴心足够义气愿意你两肋插刀的友人。


比如Dustin,怀着为家国大义献身的精神,订好飞新加坡的机票,然后打电话给Eduardo,虚伪地说,他在出差,与Eduardo好久不见,不如见一见吧。




当然,让Dustin做这件事的除却他对Mark的真挚情谊还有Mark的以死相逼和发现以死相逼没用之后的以Chris相逼。


总之,结果就是,Dustin正襟危坐在距离加州有十二小时时差的亚热带宜居小岛上的一家咖啡店里,刻意维持着目光平视的姿态面对昔日旧友,两种起源不同但症状相似的名为心虚的情感主宰着Dustin使他手足无措。


“Hey,Dustin,你不用那么紧张的。”


还是Eduardo,西装革履镇定从容,与旧日并无二致除却手中的啤酒瓶换成咖啡杯。他微笑地看着Dustin双手时而藏在桌下时而故作平常地交握双手放在桌面但是指节都被自己攥得泛白。


让Dustin紧张的不仅是Eduardo,还有Mark的远程监控,虽然他不知道Mark具体是怎么监控的,但他不用知道。


“哦,是的,Eduardo,你说的没错。”


然后他们像英国人一样开始谈论天气,Eduardo说新加坡环境相当出色天很蓝云很白,Dustin顺着说下去说云一会像棉花糖一会像雪糕,十分钟后他们结束了这样毫无营养的对话。


然后他们开始谈论工作,这是一个进步至少Dustin有机会聊到facebook进而聊到Mark但Eduardo似乎不愿给他这个机会,于是Dustin装作很有兴趣地听Eduardo聊了十分钟新兴的亚洲市场。


正当Dustin以为他们会用第三个十分钟聊聊感情问题有没有新女友或新男友之类,感谢Eduardo,在把Dustin推向深渊之后提了一下绳子告诉他其实他是在蹦极。


“Dustin,你可以切入主题了。”


“什么?”


“比如,这次有没有什么合同给我签?”


“不是Eduardo我是……”


“得了吧Dustin,你来找我,不外乎为了facebook和Mark的事。如果是facebook,你会在一开始就告诉我,所以,Mark有什么事?”


“Eduardo你知道我在新加坡出差我想和你聊一聊并不是因为Mark。”


“那你为何紧张?”


“我没紧张。”


Dustin觉得他的思路已经精疲力竭奄奄一息不能支撑他把谎圆过去了谁能告诉他为什么Eduardo也这么可怕。


Eduardo向后靠了一点,抱胸说道,


“就这一点来看你没有Mark做得好,你在说谎之时没有忘记你在说谎。”


Dustin的内心非常绝望,欲哭无泪,感到自己形单影只毫无立足之地而面前立着一个高大的Eduardo居高临下地审视自己。


“不求求你Eduardo事实上确实是Mark让我来的事实上他的确想与你和解但你知道他不擅长做这种事也许会把事情弄得更糟所以Eduardo你要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因为他患有严重社交恐惧所以派遣你来新加坡和我喝杯咖啡告诉我他想和我和解我就会和你回加州去?”


“Eduardo拜托你以前那么温柔的。”


“谢谢夸奖,也许在你的印象中我一直温柔得庭审结束之后我还会走过去问Mark下雨了你有没有带伞?”


“你问了吗?”


“没有,他带伞了。”


短暂沉默。Dustin走到这一地步心情已经非常平静,抱有鱼死网破豁出去就豁出去了的决心与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希望。


“Eduardo,现在你看到Mark也不在,虽然我的确是受他要挟但是我们以前也是非常好的朋友,相信你会认为我的话仍旧有其参考价值。Mark在很多方面很过分,他不能从别人的角度出发而很多时候又过于具有攻击性,但他其实没有他表现的那么不在意无所谓。”


“还有什么评价?”


“你知道作为生物体我们都有本能的攻击性。有时我们想释放善意但攻击性作为本能更强势,我们本想亲吻对方但却刺伤对方。蜘蛛狮子之流做爱之后雌性吃掉雄性因为攻击性压过了感情,而有时候这种现象会映射到人类。”


“你的意思是,Mark跟我做爱之后会把我吃掉?”


沉默。Dustin愣了一秒,确认刚才听到的话确实出自Eduardo口中,因为Eduardo同样一脸生无可恋。感谢生物学,主动权似乎又回到了Dustin手中。


“我不知道,如果你们没有试过也许你们可以试试。”




而这时更加戏剧性的,是一个电话拨了进来。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伟大的,见证一切的Mark。


Dustin颤抖地把手机递给Eduardo,耳边响起了嗡嗡声,像列车脱轨的前兆。Eduardo接过手机,抿了一下下唇,几乎是抢着把语言倾倒出来流向大西洋的彼岸。


“Mark,你真令人惊讶送了Dustin过来然后给Dustin打电话你是觉得如果你直接打电话给我我会没有风度地不接吗?”


“我只是觉得如果你接到我的电话,或见到我,你会生气。”


“非常好笑,Mark,你会在意我是不是生气。”


“Wardo,你可以不那么紧张。你让我很紧张。”


“紧张的应该是你,而不是我,因为我确实没有任何心虚之处。”


“可是你现在很刻薄。你不会刻薄的,除非你很紧张。”


“看看你多了解我,自信的认为自己什么都对的Mark,那你呢?什么时候你不去找逻辑错误而去攻击他人的情绪了?除非你很紧张。”


“我们不要谈论这个。Wardo,如果你需要我解释,我做决定之时确实没有想到这会带来什么,我以为你会和我吵架一个礼拜不和我说话但我真的没有想到。”


“世界上竟然有你没有想到的东西。”


“这是商业决策!不是感情问题,这是两件事情!”


“在你的机器人系统里面商业决策的优先级永远大于感情问题。”


“不,Wardo,别这样。”


“怎样?你接受不了我的讽刺即使讽刺别人对你来说是休闲活动,或者你以为我会因为你告诉我你不是因为对我有任何意见而是出于商业利益的考虑我就会对你的决定拍手叫好?”


“Wardo,我们和好吧,行不行?”


“现在你发现生活无以为继了因为没有人抢下你的电脑逼着你去睡觉?”


“够了停下你大有长进的讽刺技巧!我认识到了你需要我的注意力我现在也告诉你我需要你的注意力,我不想指出你曾经的决定有多么荒谬但是现在我们谁也没有优势,你为什么揪住不放!”


“你要是不想听我说,你大可以挂断电话。”


“我不。”


“那你想干什么。”


“我想跟你和好,我想你回到加州,我飞到新加坡也可以。如果你不反对,我认为你不反对,我想跟你做爱,跟你走在哈佛的校园或者faceboo的大楼里。”


“我没有揪住不放,Mark,我只是很不甘心。”


“谢谢,我知道你一直都在乎我。”


“还有,虽然我不是故意说那句话,但至少我暗示了也许我是上面的人。”


“是吗。”





而Dustin,最可怜的Dustin,此刻哀怨而幸福地微笑着。

评论(3)

热度(69)

  1. ryeong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