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来日方长(中) TSN/ME无差/短篇



我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思路非常混乱(


________________







有些时候你并不是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己是怎么想的,你只是想听别人说出你的想法,然后假装这个想法不是出自自己。




Eduardo再次收到Dustin的信息时难掩惊讶之情。毕竟他们已有太长的时间没有联系了,而即使来信息的是Dustin,Dustin很大程度上也代表Mark。


Mark这个名字又一次落在Eduardo舌尖时Eduardo惊异于这份冲动和自然,这个名字熟悉之至就像他从未试图将之驱逐出他的生活。当时的决绝留下了很深的伤口,而现在生活趋于平静,伤口理应愈合,愈合的方式是,这个名字重新生长起来。


但是Eduardo对此显得相当无知。


他不知道的是,以为放下的事从未放下,以为忘记的人从未忘记。庭审之后的漫长时间里,他变得更成熟,运筹帷幄,把一切曾鲜活的裹在西装里,冠冕堂皇地过着他理应过的他必须过的精致生活。他不知道地是,一切曾鲜活的从未死去,潜藏在浮动的世界之下,仍然有隐秘的期待。




恢复交流是从网络做起,通过facebook,这很有趣。


Eduarco有facebook的账号。账号非常古老,而facebook早已很新了,更新速度胜于一切电脑系统。


他们像关系好但又没有好到某一地步的朋友,聊天气聊工作聊新加坡和美国的不同的食物,信风来了飓风走了,诸如此类。最后不免聊到感情状态。


是Dustin先提起的,他说时光飞逝可他从未有一个女朋友,男朋友也没有,并询问Eduardo有没有交又一个疯狂的女友,毕竟他身处一个亚裔很多的国度。


“没有。”


Eduardo稀松平常地回答道。


“有一年愚人节,我想玩Mark,想骗他说你要结婚了,我收到了请柬。”


这是Dustin第一次提到Mark,没头没脑的。


“然后呢?你真的这么做了?”


Eduardo答复得很快,没有因为对话中的名字而迟疑。他早就想到的,Dustin为Mark而来,可他并不知道Dustin具体所为何事。Dustin的聊天话题转得很奇怪,显得意味深长,他要让Dustin说下去。


“不,我没有。如果我的确这么做了,我很有可能现在就无法和你聊天了。”


“Mark会杀了你?”


“没错。”


“这又是为什么?”


Eduardo显得很迷茫,但与此同时他的心中仿佛有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


“因为这很残忍。”


云雾仍旧混淆人的视线,答案藏身于翻涌的波涛之下,沉浮不定又给人以模糊影像。前路则隐于浓雾,浓雾连海,前路像海市蜃楼。


Eduardo没有接话。


“Eduardo,假使我问你,如果你要结婚了,你会告诉Mark吗,Mark会是你的伴郎吗,毕竟你们曾是最好至交?”


炽热的火球丢回Eduardo的怀里。


“不,我不会告诉Mark,Mark会是我的伴郎。”


“哦你知道你这句话有多么矛盾吗?”


这不矛盾,这是非常容易接受但非常难以解释清楚的问题,而这并不矛盾。


这只是,很残忍。




Eduardo想如果自己结婚了是绝对不会告诉Mark的,也许是出于担心Mark的余恨未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当然Eduardo清楚这绝不是真正原因,即使他自己也不知道真正原因是什么。


但他确实想要Mark成为他的伴郎,如果有这必要,他的伴郎只可能是Mark。这次没有原因,好像这才是事情的正确发生方式,合情合理,无缘无故。他想看到Mark不情不愿地穿上西装,然后为他致辞,用并不让人愉快的语言,然后被迫喝下香槟而不是啤酒。这些几乎全部都是Mark不愿意做的事,但是Mark会做,Eduardo在这样的想象中得到了近似于报复的快感。




Eduardo并不真的愿意聊Mark,这相当奇怪,Eduardo自认他应当算受伤更深的人,而Mark目前为止都没有什么示好之举,如果Eduardo与Dustin如此谈及Mark就如同大学时代,这相当奇怪,且折损了他的骄傲。


但Eduardo也并不真的介意聊Mark,四个字符从键盘上流淌出来时令人有久别重逢之感,至少这个过程不会是痛苦的。


然后Eduardo不得不承认也许他真的非常想念Mark,程度远胜于他想象中的,他对Mark的感情也早已与恨意无关,而像是一种不甘,一种坚持。




顺着Dustin的思路Eduardo不自觉地想下去,好像在Dustin像引路人将他引入不见底的深渊,手中擎着一柱迷香。深渊的名字是Mark,迷香的名字是Mark。


Dustin别有所图,显然,Dustin别有所图。他诱导着Eduarso去回忆去想念,去想象不可能的可能性,而Eduardo不知道他要求着什么。


“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个?”


Eduardo突然发问。


太平洋的彼岸Dustin沉吟许久,才缓慢地打下字句,


“因为你爱Mark,因为我们都很想你,因为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而你已经离开很久。”


Eduardo盯着电脑屏幕,忽然非常想笑,然后他真的笑了起来,因而指尖不稳,把单词打错多次才成功发出去,


“我爱Mark?”


“如果不是,你为什么不会告诉Mark你的婚讯,却希望他作你伴郎?你为什么会让Mark作你伴郎,却宁愿不告诉他你婚讯?”




因为你们一直都在伤害对方与保护对方之间举棋不定,你们为对方竖起坚实的屏障,当你们拥抱时却展露给对方带刺的自己。


可是现在时间已经过去很久,那场大雨早就停了,facebook不再是浪尖摇晃的一点光辉而是璀璨明星,你们也不再是哈佛的冬夜里青涩的少年和庭审桌前爱意没来得及出口的受伤的情人。


如果你怀疑过自己爱他,那你就是爱他。


如果你爱他,就去找他吧。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