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Mark不喜欢做的事 TSN/ME无差



两件Mark不喜欢做的事,后来他都不介意去做了。


今天生日,给自己发个小甜饼。


________________




1


Mark不喜欢拍照片。


Mark无法理解为什么人类喜欢把短暂的一瞬间封存进薄薄的一张纸里好像如此就能万古流传,这种消耗光阴还没有意义的活动简直让人厌烦至极。


“人们为了以后翻阅相册看见年轻时的自己,Mark。”


Eduardo试图向他解释。


“可是人们就算看到年轻时的自己也无法让自己年轻。”


Eduardo长叹了一口气,放弃向他解释人在理性之外拥有很多感情何况不能把怀念过去这一点称为不理性的,Mark一定对此嗤之以鼻。




2


Mark不喜欢编程时被人打断。


灵感自他指尖源源流出,一行行优雅的字符就是Mark最完美的作品。任何人都无法忍受自己的作品被拦腰截断。




3


Mark最不喜欢别人打断他编程是为了让他拍照。


即使在Mark生日时也一样。当然Eduardo相信如果他质问他,Mark一定回答其实生日也没意义生日只是三百六十五天或者三百六十六天中的一天而已。


但是作为一个正常人类Eduardo对于对自己生日无动于衷仍旧整日与电脑相处这事有点不能接受,并且还对Mark抱有一丝幻想。


于是他说,


“生日快乐,Mark,你应该过来切蛋糕。”


Mark抬眼瞟了一下蛋糕立即丧失兴趣,Eduardo后悔也许应该要求店家做一个电脑形的蛋糕的。


“Mark!”


Eduardo有些抱怨的声气了,毕竟蛋糕是他和DustinChris一起挑的还有蜡烛,他们是真心想帮Mark庆祝生日的而Mark竟然完全不领情。


Mark这次眼光停留的时间长了点,并且思索之后终于愿意放下电脑,Eduardo为此感谢上帝。Mark面无表情地在蛋糕前面坐下,过于无聊地算着蜡烛是不是确实有十八根。


Eduardo变得雀跃起来,指挥Dustin翻出一顶滑稽的帽子戴在Mark的头上,Chris一根根把蜡烛点亮,自己拿出了摄像机。


“不!别给我拍照!”


Mark发现了,惊恐地大叫。


“就拍一张!”


“不要!”


“不行,我和你一起拍,纪念我们的十八岁。”


说着Eduardo把摄像机丢给Dustin,自己跑过去捉住Mark防止Mark逃走,然后一手搂住Mark的肩,摆正他的身体让他面对镜头。


Mark的动作和表情僵硬得可怕,Dustin拼命喊,


“Mark!笑一笑!笑一笑!”


Mark丝毫不为所动。


Eduardo总是拯救一切,他用手指去戳Mark脸颊,这个动作看得Dustin紧张万分生怕Mark不爽得跳起来,但是,但是Mark居然没动。


Eduardo目的没有达成,于是继续戳,试图把Mark的面部皮肤拉上去而使嘴角弯起弧度。


Mark不堪其扰,笑意忽然从喉头迸出来,Dustin惊呼这简直是他见过的最柔和的Mark。然后Mark马上收住了笑,有种自己的坚持被打破的失意感,缩了缩头,往Eduardo身上靠试图躲到Eduardo身后。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所以镜头之下看起来就像是Mark非常主动地缩在Eduardo的怀里。


Mark对此怀恨许久。


为了记住这拍照带来的不好结果Mark一直没有删除这张照片。




4


庭审结束后的当年。


Mark拒绝了Dustin和Chris为他办生日派对的请求,一个人抱着电脑坐在facebook空旷的办公室里。


现在不会有人逼他坐在蛋糕前拍照了。所以照片的坏处就体现在这里,会让人去怀念一些最好不去怀念的东西,这样可以避免很多坏的情绪。


他刷新着facebook。当然Eduardo不会给他发来生日祝福,毕竟他从前就轻视这些而且Eduardo不用facebook。


既然Eduardo不用facebook,Mark就可以无所顾忌了,于是,Mark调出那张相片,发给Eduardo,作为质问,作为示好,作为自我嘲讽。


然后Mark关掉界面,继续进入工作,在这三百六十五天或者三百六十六天中的一天。


所以,当Mark发现,门口站着一个提着个蛋糕的Eduardo时,他以为这是他工作时间过久而产生的幻觉。


而后Mark确认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而后他冲向Eduardo并把他抱住,将卷发都埋进Eduardo的颈窝里。


“Mark,够啦!”


Eduardo显得非常无奈,


“我可以理解为,今年你认识到过生日是必要的而且不再介意跟我拍照了?”

评论(18)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