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秋冬之日 TSN/ME无差/短篇



天气真的好冷,真的好冷。


________________




Mark忽然决定他要去新加坡。


说来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加州降温。明明距离圣诞节还相当遥远,但天气冷得让人不得不穿上风衣出门。蓝白色调的facebook图标加剧了这种寒意,寒意让人想象也许靠近日出方向会更温暖一些,于是Mark用僵硬的手指定下了飞新加坡的机票。


当然没有人阻止他,因为Dustin自立门户,Chris忙于竞选,不会有人替他担心他此行会否造成无法收场的局面。


Mark坐在候机室里,想了一会,拿出手机告诉Eduardo他要过去,然后关机拒绝等待回复。




Mark几年中几乎没有和Eduardo任何形式上的交流,仅有的是几次大型晚宴上的意外相遇,而后两人几乎同时别开视线。而这种意外相遇也越来越少,毕竟他们之间除了facebook还隔了一个太平洋。


习惯没有对方的生活是件相当难的事,Mark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但是任何难事都不是不能被克服,即使他们炒过一百次架,第一千次对簿公堂,地球一样会围着太阳转,太阳也一样会围着银河系转,宇宙仍旧膨胀下去,他在代码和逻辑中仍旧能够过好每一天的生活。


因而Mark从不认为感情是必要的,他把信念全部倾泻在facebook上,而facebook承载着他生命中的光和热。


但是在这个寒冷的季节Mark才意识到他生命中的光和热并不全由facebook提供,因为他此刻即使身处facebook的核心之中仍然感到寒冷,而想念悄无声息地就占据了胸中一席之地,无法逐去,并且愈演愈烈。




Mark把判决书推向Eduardo之时没有犹豫没有后悔,决绝地带着残忍的骄傲,像是一位骑士为了荣誉亲手扼杀心头珍宝而后成为王者,他是痛苦的人,但他同时立于世界之巅。


而当Mark拉着不大的行李箱走向出口,一眼望见Eduardo,他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渺小不过的,是炉火中的尘埃正死去。


Eduardo向Mark的方向微笑招手,微笑在Mark行近的过程中却越来越淡,而当Mark站在Eduardo面前,他们两个看着对方,从对方眼睛里看着自己,谁也无法微笑或者开口。最后Eduardo叹了一声,上前一步环住Mark。


Mark把身体放心地投入这温暖里,像一个难得收住青春期的锋芒的少年。


Eduardo倾身在他耳边说到,


“我真恨你。”


Mark的双手被Eduardo环住贴在身侧,有点不情不愿地说,


“我知道,但我很想你。”




“Mark,你为什么突然来新加坡?”


“我需要一个能让我穿着卫衣短裤就出门的国家。”


“不你不能。”


“和一个不同意我这样做的人。”

评论(9)

热度(71)

  1. ryeong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