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如果可以如此老去 TSN/ME无差



圣诞节还没过!继续来写贺文!这次是真·贺文!小甜饼来一盘!


写小甜饼会很幸福,就不用去想他们曾经的支离破碎该怎么去修复。


________________




facebook的CEO把自己埋进沙发里线上处理了一下午的工作事宜,而后,在也许是某个白日和黑夜,人世与鬼界交汇的地方,——他头一歪睡着了。


Eduardo发现了,相当谴责地摇了摇头,但是他的这种谴责就像外交辞令一样不起实质效果他知道Mark完全不会去改变作息。于是他面对着迫于压力而下陷的沙发,和头发本来就乱这样一来更乱的Mark,沉思一会,蹲下来试图以较好的方式托起Mark,打横抱住运往卧室。


自然地,Eduardo更严厉地在心中开始批评Mark,因为他认为Mark的体重实在有些过轻。虽然Dustin会反驳说Mark的体重足以与他的身高相配,然后Mark会把他们两个都追杀得短时间内噤声。


三个小时后,Mark转醒,发现自己被层层裹进了被子里,而且似乎身上并无衣物,而Eduardo平静地躺在身边看书。Mark的手被棉被所束缚,因而他只得把自己像一个滚筒那样滚起来,撞进Eduardo怀里,质问,


“我的衣服呢,你对我干了什么?”


“我总不能把你和你的卫衣一起塞进被子里,而且我脱你的衣服已经很费劲了,何况再穿你的衣服。”


Eduardo一脸正义地辩白,无视了中间Mark多次提出反对意见,拒绝了Mark去拿电脑的请求,并且帮Mark把被子塞得更紧了,而后由衷称赞,


“Mark,你现在可爱极了,像是一个好吃的饭团。”




Mark第一次见到不被——怎么说呢,庸俗的——衣物所遮盖的Eduardo时惊呼道,


“Wardo,你简直满足了我初中时代高中时代和大学时代的所有性幻想。”


Eduardo输给了Mark直白而又逻辑清晰的表达,


“我想我该说谢谢,虽然听到你谈论性幻想这件事还是非常——奇异,顺便,你绝对,绝对不是我幻想中的类型。”




每当Mark把自己锁在一个独立的世界里——一个计算机语言取代了英语的世界——的时候,Eduardo表达了充分的理解,及坚定的不认同。


“Mark,我觉得现在我在你身边毫无意义,在哈佛你写数学我还能在你懒得查积分表的时候帮你积分什么的。”


Eduardo大声抱怨,换来Mark回击,


“而你,希望你在看一堆不知所云的报表和我打越洋电话的时候可以想到,在哈佛你做数据分析的时候我还帮你写软件什么的。”


于是,Mark继续编程,Eduardo继续看报表。


多么令人愉快的婚姻呀。

评论(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