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闲扯,闲扯

来扯扯TSN。
这对cp太毒,看小甜饼的时候非常开心但每次想起电影中的场景音乐就又开始难过,所以有的时候觉得看小甜饼与写小甜饼的行为真是某种程度上的自欺欺人。
毕竟其实从心来讲觉得ME/EMHE是很难的,就像囚徒困境一样,明明有更好的结果,但达成的均衡就是两败俱伤。虽然几乎从来没有写过BE,但是内心深处还是觉得他们两个自然而然HE真他妈难。一定要有一种神奇的力量,推着他们翻过一个极大值然后才能达到势能最低点,像酶一样去降低反应活化能,否则永远反应不了。我在加州,你在新加坡,隔着太平洋,我不主动找你,你不主动找我。
所以他们HE最重要的就是契机,创造契机这种事情一般交给同人写手所以他们在同人里总能HE。
bytheway我发自内心的拒绝认为马总渣的评价。他不渣,他只是太狠心了。对花朵很狠心,对自己更狠心。一直认为马总的控制欲并不是对花朵,不是对别的什么人什么事物,而是对他自己的情绪的控制。他不允许存在别的个体能够强烈影响他的情绪,对于马总,这件事同时伴有痛感和快感。
很奇怪我特别难去想象花朵的感情,不知道他伤得多深这种伤害是不是可逆的。但我觉得在这段关系中马总更加容易“放弃”,花朵更加容易“放下”,这两者是不一样的。马总“放弃”,是用理性强制感情。花朵“放下”,是理性和感情妥协。
所以这又是他们HE的艰难之处,世界太需要催化剂。
所以写小甜饼的时候总感觉心情轻松,不用去思考怎么催化他们俩。很多次写非小甜饼了极短篇总是在痛苦,认为如果要顺其自然这篇就应该BE了,但不要我不要BE写BE太难过,于是拽回HE。
叹气。

以上全部是一家之言啦。

评论(18)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