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与_毫无防备地掉进EC坑

顾容与w站EC站哈蛋站玻海喜欢凑物理学家的cpw文手w词作w没事喜欢涂人像w其实都是渣。

(TSN/ME无差/高中AU/傻白甜) Dustin的校园观察日记





我得写点什么。我的作文成绩总是惨不忍睹,为此我去请教Chris,他的作文永远是A,他说,我得写点什么,也许从日记开始。


问题在于,日记实在太无聊了。


写日记是为了记住想记住的事。如果你真的想记住这件事,你不用写日记就能记住;如果你需要写日记才能记住,说明这件事也没重要到什么地步。


Nonsense,Chris会这么评价我。并且据此断言我永远找不到女朋友。


男朋友也找不到。Chris后来补充。


我微笑。我对于我能否找到女朋友或者男朋友有充足的信心,因为Mark是我朋友。这句话的逻辑在于,因为Mark是一个更不容易找到女朋友或者男朋友的人,如果说我找到女朋友或者男朋友的概率是一阶无穷小,那Mark找到女朋友或者男朋友的概率就是二阶无穷小。我和他比一比,我找到女朋友或者男朋友的概率就是无穷大了。


多么振奋人心。


说到Mark。我的朋友Mark是个天才。在别人修基础课时就修完了进阶课,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学不会微积分。我们都在努力考SAT他去刷AP课程。简而言之,比我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听说Mark是因为受不了他原来上的那所学校的过于简单的课程才转过来的,我不知道他每次看着成绩单时有没有后悔。


但这不是重点。


我的重点在哪里?


想起来了。说到我的朋友Mark,就不得不提我的朋友Mark的朋友Eduardo。其实Eduardo是我介绍给Mark的,Mark这个转校生抢了Wardo就不还给我了。


好吧,这样说不太公平。是Wardo自从有了Mark之后就不要我了。


从前Wardo和我相对坐到深夜,我致力于用奇技淫巧解数学题他致力于把我的奇技淫巧转化成正统解法的日子一去不返。现在他宁愿捧着经济学原理看Mark编程。


Mark这种最烦别人打扰他编程的人,居然对此非常愉快,还教Wardo编程,还把Wardo按在电脑前亲身示范怎么写出那句经典的“Hello World”,虽然到Mark手里变成了“Hello Wardo”。


Wardo好歹也是一优秀的理科生好吗?Mark你不会扔给他一本书吗如果他真的想学?你什么时候那么闲了?


Chris让我别烦,说他们俩大概是恋爱了吧。


我微笑。我不信。我还立了flag呢。我不拔。


但是!注意我说但是了!


Mark这种人物理化学几何代数全科第一是很正常的吧?偶尔有谁一举踢馆成功是不正常的吧?发生了这种事Mark还迷之开心就更不正常了吧?当然Mark的迷之开心换一种说法是迷之没有不开心即使这个踢馆成功的人是Wardo也不能成为迷之开心的理由呀?想不想进队了?想不想打中国队了?


我问Mark为啥迷之没有不开心,Mark说,


“我觉得挺好啊。”


我微笑。


Mark一脸“我说得很有逻辑你不觉得吗”:


“我几何比他好,他代数比我好,几何和代数很互补,我们是很好的朋友,我们很互补,多好。”


我现在相信Mark真的是恋爱了吧。






TBC


如果想到再写


小甜饼使我快乐

评论(7)

热度(48)